藏网,中国西藏新闻网,西藏信息网,弘扬藏人文化,西藏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XML地图

藏网

四川老师为玉树孩子点赞:“终未负千里之托”

来源:藏网整理 作者:扎西曲宗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24 07:58
摘要:6月9日,青海玉树,高考结束第二天,老师们把档案发到学生手里。受访者供图 三年前,由“ 殊党费”全资援建的四川什邡七一中学,开设了玉树什邡班,接收了第一批同样经历过地震

6月9日,青海玉树,高考结束第二天,老师们把档案发到学生手里。受访者供图

三年前,由“ 殊党费”全资援建的四川什邡七一中学,开设了玉树什邡班,接收了第一批同样经历过地震创伤的玉树学生。今年高考前,7位四川什邡七一中学的老师陪同85名玉树班考生,远行1700多公里,回到玉树参加高考。

6月25日,第一批玉树班考生,迎来高考发榜的日子。85名学生中,有31名本科上线,其中,理科班的桑丁考进了青海玉树全省前50名。

查成绩 玉树考生传来喜讯

6月25日早上7点多,四川老师梅桂花 在班级微信群里发了一段文字:今天 出成绩了,亲爱的们,这些天我一直都在默默地祝福,我的心情比你们还激动、还紧张、还忐忑。

“不管考好考坏,不管结果如何,你们都是我最亲爱的孩子,余生很长,我们还可以继续努力。”梅桂花最后说。她告诉记者,之所以说这话,是担心同学们考差了 不跟老师说自己的成绩,“提前给同学们打个预防针。”

25日是青海省2018年高考放榜的日子,这一天中午12点,85名玉树什邡班的考生,也守在电脑前,等待查询自己的高考成绩。

6月1日,什邡七一中学的7位老师,行程跨越1700多公里,陪同两个玉树班的考生,从四川回到青海玉树参加高考。四川老师千里送考,经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报道后引起广泛关注。

9日下午考试结束后,经过半个月的等待,25日中午1点钟,班级群里又热闹起来了。“孩子们都把自己的成绩,截图发到微信群里。”尽管没有什么多余的话,但一个拥抱的表情符号, 让身为理科班班主任的李大军知道他们的心意,“这些孩子很单纯,不世俗。”

25日晚间,什邡七一中学对外公布,85名玉树班考生中,有31名过了本科线。其中,理科考生桑丁478分居青海省第44名,文科考生尕尼玛以501分居青海省第146名。

超一本 想上中央民族大学

很多玉树班考生都住在草原深处没有通讯信号的地方,尕尼玛也是如此。

25日一大早,尕尼玛和父亲 赶了三个小时的车,从牧场所在的下拉秀乡赶到玉树,此行的主要目的 是查高考成绩。

裸分501分,当这个数字跳出来时,父亲比尕尼玛还要激动。“你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自己这么多年上学的努力也没有白费。”父亲对尕尼玛说。这个成绩,不仅是玉树什邡班文科班的最高分,也是青海省第146名。

“哥哥姐姐小时候没有上学的条件,他们只能跟着父母放牧。”尕尼玛说,他有了读书的机会,并且能到四川读书,因此更加珍惜。

理科班的桑丁,也在这一天到城里查高考成绩。478分,他考到了青海省第44名。得知儿子的高考成绩,桑丁的父亲当即表示,要给他买一部新手机作为奖励。

今年21岁的桑丁看到成绩的那一刹那,他坚定了自己的目标——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学。而尕尼玛的目标则是成都的西南民族大学。

有感动 “想念四川读书时光”

尕尼玛直到现在还记得,2015年中考后的那个暑假,他生了一场大病,直到9月到什邡时都还没有康复。“再加上陌生到环境,加重了心里的孤独。”他说,是学校老师的关心让他找到了家的温暖。

“老师对我 别好,一到学校, 问我哪里不舒服,把我带到当地医院,给我看病买药。”尕尼玛说,此后的三年里,一想到这段回忆 十分感动。

“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和班里另外4个同学没有回家过年,留在学校补习功课,班主任李老师把我们接到他家,一起包饺子,吃团年饭。”这是桑丁记忆最深的事。

理科班班主任李大军告诉记者,过年那几天,他把5个远离家乡的学生接到自己家里住了三天。为此,他自己没能回老家过年。让李大军感到欣慰的是,5个学生中, 有三个在高考中表现出色。除了桑丁,还有江永生格、东周才仁都考了453分,居青海省第105名。

离开四川还不到一个月,玉树班的考生们已经开始想念这个第二故乡。尤其是7位老师陪他们回去高考时,都在高寒环境中,产生了高原反应,文科班班主任梅桂花老师还生了病。这让他们很挂念。

“这些天里,我们一直和老师保持着联系,成绩出来填报志愿时,也要和老师商量,听听老师的意见。”尕尼玛说。

有遗憾 “希望他们未来更好”

“这个成绩没有辜负各级领导、爱心人士对孩子们的关爱,没有辜负玉树的父老乡亲,入学时他们成绩都不好,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我为孩子们的努力点赞!”看到考生们的高考成绩后,梅桂花对记者说。

除了欣慰,李大军心里,却还有些遗憾。让他遗憾的是自己班上的更求拉格,这个体育 长生专业课成绩考了全班第一,但文化课却没有过线。而 在高考前的3个月,更求拉格的父亲刚刚去世。

3月初的一天,更求拉格的妈妈给李大军打了个电话,跟他商量是否把父亲去世的消息告诉更求拉格。“我说孩子已经是成年人了,有权知道这个事情, 跟他说了。”

“我跟更求拉格说,你可以今天哭、明天哭,但三天内必须把情绪处理好,哪怕到时候拿着录取通知书到你父亲坟上大哭一场都可以。”李大军记得,当时更求拉格表现得很坚强,“我都觉得很感动。”

成绩出来后,更求拉格对李大军一连说了好几个“对不起”,觉得自己辜负了老师。这 时候,李大军除了安慰他,还要帮他拿主意。“我建议他再复读一年,来年再考,应该没有问题。”

遗憾之余,李大军还有很多事要做。这几天,他正在外地参加学习,但还是让一个学生给他寄了一本青海省今年的高考录取指南,他得抓紧时间钻研透彻,然后才能指导学生们填报志愿。

“这些是我们老师应该做的事情,只希望他们未来发展得更好。”李大军说。

(责编: 于超)

标签:玉树     责任编辑:扎西曲宗

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