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网,中国西藏新闻网,西藏信息网,弘扬藏人文化,西藏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XML地图

藏网

从世界文化维度,徐有容陈长生秀恩爱用更开放的心态做好藏文文献研究——专访北京大学副教授萨尔吉(三)

来源:藏网整理 作者:fawenzhang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21 12:25
摘要:图为萨尔吉副教授(左)在北京大学讲座,清华大学教授沈卫荣(中)担任点评嘉宾。 中国西藏网讯 十一月初,“全国首届藏文古籍文献整理与研究高层论坛”在西宁召开,中国藏学

图为萨尔吉副教授(左)在北京大学讲座,清华大学教授沈卫荣(中)担任点评嘉宾。

中国西藏网讯 十一月初,“全国首届藏文古籍文献整理与研究高层论坛”在西宁召开,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主办、青海师范大学承办,来自北京、西藏、四川、甘肃、辽宁、内蒙古、青海等地高校、科研院所、古籍文献管理部门以及西藏百慈藏文古籍研究室、扎什伦布寺的近60名专家学者和230名青海师大师生参加论坛,共同研讨藏文古籍文献整理与研究,集思广益,弘扬和发展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中国西藏网也应邀参加论坛并作报道。

与会学者中,有一位来自北京大学的年轻藏族学者颇为引人注目,他 是萨尔吉副教授。

萨尔吉副教授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人,精通汉文、藏文、梵文、巴利文,现任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南亚学系副教授,主要研究领域是基于梵藏汉对勘的佛教文献学和佛教哲学。此次论坛中,他以《藏文古籍文献的整理和研究》为题作了精彩发言,提出了许多颇具建设性的建议。

会后,萨尔吉副教授在百忙之中接受了中国西藏网记者的专访,讲述自己对藏文古籍文献整理与研究方面的独 见解。

记者:请谈谈您对这次藏文古籍文献整理与研究高级论坛的看法?

萨尔吉: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互通有无。目前来看,很多同志都来自各个不同的单位,平常也很难聚到一起,有了这样一个平台以后, 可以好好交流。 我来说,像今天谈的很多问题没来之前还不太清楚,比如今年四川省调查的这些古籍、出版社出版的这些书籍,这些信息类的都很重要,在这样一个平台,大家互相交流、互通有无,短时间内 可以获得比较丰富的信息。

第二点是加强联系。这里的很多人以前我还不太认识,但通过这样的平台大家都认识了,以后会有一些共同感兴趣的课题,可以利用现代的技术来联系,比如微信建群这 方式。有了联系之后,大家可以一起处理一些重要的攻关课题或共同感兴趣的问题,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第三点是引领作用。这次在青海师范大学开这样一个会,会使同学们对目前国内的藏文文献整理和研究大致的情况有所了解,这对他们的学习以及以后立志做这方面的研究起到激励的作用。

我觉得这次论坛也有一些遗憾之处:第一是交流不是 别深入;第二是有些问题跟文献整理和研究不是 别贴切;第三是有些问题可能比较泛泛而谈。当然,作为第一次,这些也是不可避免的。我想以后可以逐步深入下去,除了大会形式之外,还可以开一些专题会议,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请一些国外的学者,共同参与这些话题的讨论。

记者:您觉得藏文古籍文献的研究和整理对研究者来说有什么独 的优势吗?从文献本身,或者整个文化而言。

萨尔吉:对做文献研究的人来说,最激动的是有新材料的发现,比如我们一直认为香巴噶举的传承基本中断了,但现在香巴噶举的文献大量出现。再如我们认为《旁塘目录》早 散佚了,但这部吐蕃时期的目录又重见天日,说不定什么时候也能找到《钦普目录》。这些都改变着我们对藏文文献的认识,而且还是一个进行时,从这个角度来讲,藏文古籍的整理和研究确实很有优势。另外一方面,如果我们看世界地图的话,按吐蕃时期来看,西藏所处的位置,东边是中华文明,南边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印度文明,西边是波斯文明,北边新疆的于阗在古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佛教国家,藏族人在于阗那边获取了很多佛教的养分,以至于后来的藏文文献说佛教的中心之一是于阗,西藏和藏区所处的位置 相当于一个十字路口的交汇处,不同文明的影响和互动,或多或少都会反映在藏文文献里面。这样一来,藏文文献在整个欧亚研究中的地位自然 很清楚:藏族处在一个文明交汇的地方,它怎样在古代的历史政治舞台上发挥自己的作用,这些都要靠文献证据的支撑,这方面我觉得发掘得还很不够。比如说,中印文化交流渊远流长,但一提我们往往谈到的是玄奘,如果我们把藏族也算进去的话,那有多少个译师穿过喜马拉雅到印度,留下了多少珍贵的记忆,仁钦桑布 不用说了,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重要人物。那么,他们对印度文化的传播和发扬,对藏族文化的发扬,对中印文化的交流的贡献是非常大的,我觉得在这方面提的还比较少,应该加强。

还有,我们经常提《大唐西域记》里面保存有很多古代印度的信息,对印度人重构自己的历史有很大的作用。藏族人在这方面也做出了贡献,比如噶举派的高僧乌金巴仁青贝,他去过现在巴基斯坦的斯瓦 地方,留下了《乌金巴行纪》,那里面 保留了很多珍贵的伊斯兰教以后斯瓦 一带的地理风貌,他亲身践履的记载对我们重新构建那一带的佛教文化的发展演变情况是不可或缺的资料。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 是西藏藏有大量的梵文贝叶经。世界上其他地方的梵文贝叶经百分之七八十都得到了有效的利用和保护、研究,如印度的、尼泊尔的、新疆出土的、中亚出土的,除了还没有发现的。而西藏的梵文贝叶藏经还处于一 隐蔽状态,西方人看不到,我们国内的很多人也看不到,这需要我们多方面的努力,以开放的心态更好地研究出来,因为这也是一个中印文化交流的载体。说得更高大上一点,它是藏族人为世界文明保留了一份很重要的文化遗产。因为这些东西很多在印度没有了,有些部分还没有翻译成藏文,可以说是孤本,由于偶然的机会留在了藏族地区,我们要把这些东西放到世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中来加以认识。从这个角度来讲藏文文献研究的工作,从文献的保有量到文献的新增加量,如果放到整个世界文化的维度里面来看, 会有更清楚的认识。光有这 认识还不够,如果你要真正知道藏族人在这个文明的十字路口,那么,你得了解其他文化:了解印度文化,了解西方的波斯文化,了解于阗的,过去的新疆的文化,这样你才能更好地理解,否则你只看过去的高僧大德留下的东西,不能完全解决问题。所以刚才说了,一要有这样的想法,二你要有更开放的心态。厉害不是嘴巴说出来的,而是真正的通过扎实的学术研究来证明的。

记者:您认为藏文文献研究最理想的发展方向是怎样的?

萨尔吉:刚才我们说了,文献的保存不是为了复古。从纯学术的角度来讲,文献的整理保护是对自己民族文化记忆的保存,当然这是最基本的,但是更重要的是如何面对现当代发展的问题。古话说学以致用,我们不能把文献当成一个博物馆的东西,最后大家都去博物馆看。真正的发展 是你了解以后的一 扬弃,既不是盲目的推崇,也不是盲目的丢弃,而是对它深入了解以后的一 态度,知道它好的地方,也知道它不足的地方。

当然,藏文的文献也有不足的地方,从文献的角度来讲,我们的文献偏重于宗教文献,其他的文献相对来说非常少。藏族人有时候有 盲目的乐观态度, 是古代的高僧大德把一切问题都给我们解决了,我们所做的只是遵循而已,这个 只能是自己的一个想象。所以我的意思是,对藏文文献,第一是要尊重,第二 是不能迷信;整理研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利用和发展。

现在我们要面对的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 是 化, 化 像一把双刃剑,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 是我刚才说的那样大家都互通有无,地球是个村,这很好;但是,有个坏处是相对比较“弱势”的文化很容易受到别的文化的影响。这 “弱势”不是指的文化本身的力量,而是人数、影响力等一些原因。当受到 化的影响的时候,怎样更好地正视自己的文化遗产,这是个很严峻的问题。正视文化遗产不是简单的保存文化遗产,更重要的是要把它变成一个活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藏文文献的研究一方面使我们知道过去,另一方面则使我们明白如何面对未来,并且以此为基础提出解决方案。我们不能一味地觉得过去祖先已经帮我们把一切都解决了,现在只要继承它 好了。祖先面对的问题,我们可能没有面对;而祖先没有面对的问题,可能我们现在面对到了,那我们怎么样在这个精神的指引下去做一些事情,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中国西藏网文 / 桑吉)

(责编: admin)

标签:藏文     责任编辑:fawenzhang

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