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网,中国西藏新闻网,西藏信息网,弘扬藏人文化,西藏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XML地图

藏网

何小波和他的44位藏文老师:手把手教你写汉字口对口教我说藏语

来源:藏网整理 作者:多吉本玛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30 18:28
摘要:中国西藏网讯 拉萨市某路行驶的公交车上,一位带有书生气的中年男子拿着手机向周围的藏族乘客求助,“您好,能不能帮我听听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乘客热情地帮他翻译,告诉他这

中国西藏网讯 拉萨市某路行驶的公交车上,一位带有书生气的中年男子拿着手机向周围的藏族乘客求助,“您好,能不能帮我听听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乘客热情地帮他翻译,告诉他这句话的意思是“老师,学生的本子找不到了。”求助的这名男子是拉萨一小分校(海淀小学)二年级5班班主任何小波,是北京第八批“组团式” 教育援藏团队中的一员。

谈起一年来在拉萨援藏教学的经历,何小波百感交集,有毅然赴藏的不悔,有教育学生的成 感,有收获满满情谊的恋恋不舍,也有对家庭的愧疚。

图为何小波接受记者采访。摄影:王茜

骄傲

“我非常热爱教师这份 、热爱拉萨。”为了更快更好地融入拉萨的教育工作,他几乎随时随地向周围的人请教学习,有时下班路上接到藏族学生或者家长的咨询,他也不忘向周边人求助并及时回复。何小波说:“困难 在于有时候沟通不便。在学语文拼音的过程中,我们有的作业 是让学生用微信发语音给我,内容是‘老师,我是谁,我要读……’。因为孩子小,很多时候需要家长监督,但是有的家长不认得汉语,这时候困难 来了,他发藏语询问或者回复,我听不懂,然后我留作业用汉语,他看不懂,然后他会在群里问。我 随时到处‘抓人’帮我翻译,有时请教藏文老师,有时 是询问街上陌生的藏族群众。”

有付出 会有回报。何小波拿出手机,给在场记者听学生发的语音作业,大家几乎听不出来这些字正腔圆的声音是来自二年级藏族学生之口。何小波觉得自己做的事大有意义,他只要想到班里的学生在两年以后,普通话水平肯定能有很大提升,心里 别骄傲。“我们互为老师!基本上是我教孩子们汉语,他们教我藏语。课间时我坐在地上,小孩会趴在耳边教我说藏语,用小手摸着我的脸、我的嘴巴纠正口型,教我发音,如果错了,他会拍我。”何小波笑称自己收获了一堆小老师。“今年暑假前的成绩与去年冬天时相比,我们班的成绩提高了八分左右。一开始彼此不熟悉,后来慢慢地,孩子跟我相处融洽,在学的过程中成绩会有提高。”

图为课后一位孩子抱着何小波,这位孩子提出老师要亲吻他一下才让走。摄影:江飞波

难舍

今年7月15日放暑假,何小波准备回北京,在沿着拉萨河边公路走的时候,他即将回家的兴奋和对家人的思念突然化成丝丝惆怅,“感觉 是离开拉萨离开学生了, 别放心不下,虽然只离开二十几天,但还是觉得 别的牵挂。”短短一年,何小波和他的44名藏族学生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何小波曾因意外致使三个手指骨折受伤,根本写不了字,原本活泼好动的学生贡桑拉达知道后,拉着老师说:“您的这手很快 会好了”,还轻轻的抚摸,像是为他拂去疼痛。他说,“我当时感觉心里仿佛暖暖地化成水”。

图为贡桑拉达抚摸何小波受伤的手指。 由何小波提供

何小波发现藏族小学生的家长非常重视内地班的招生考试,有的会片面地追求考试成绩高分。虽然有情可原,但是何老师认为小孩子们更需要享受“快乐教育”。他说,“去年一年带学生,我更多的时候是把时间交给他们,让他们有自由发展的空间。”

“藏族家长对老师是打心底里尊重,打招呼的时候,他们会把手掌心向上抬高,抬得越高越表示尊敬。”何小波不止受到家长的尊敬,还收获了和家长之间的友谊。“很多孩子的家长和我差不多或者比我小,都拿我当朋友,认识之后都会过来问候,比如:您对这高海拔适应吗?还拿红景天来给我等等。后来更熟悉了,看到我跑步锻炼有的家长还会过来调侃,说您比我们还厉害。”

不悔

谈起援藏的缘由,何小波把一切都称为缘分使然。“参加这次援藏的其他老师原本是去年3月份接到通知,4月份体检。因为有位原本要来(援藏)的老师家里突发困难,临时需要换人。我清楚记着是7月份某个上午得到通知,因为情况突然且援藏对个人家庭会有影响,中午我 回家与家人商量,同样是教师的爱人表示支持,老人也让我放心,说家里一切都好。下午我 向校长汇报,决定来拉萨援藏。”何小波赴藏的时间竟是如此紧凑,周二接到通知,周三体检,周五参加动员会,前后不到20天的时间他 站在了拉萨的土地上。“我觉得跟拉萨很有缘分,我站在讲台上跟家长开会时也说,从没想过会在西藏拉萨有这样一段经历,我觉得这 是我和藏族孩子,我和你们之间的缘分。”

图为班里的孩子抢着挤进何小波的手机镜头,引得只露出一只眼睛的何小波哈哈大笑。摄影:何小波

踏上讲台,何小波 是一名“斗士”,他说:“站在讲台上的时候,缺氧、高反等等都对我来讲都不是问题,没有功夫去想这些。 是一门心思,踏踏实实地去教孩子知识,让孩子在这 安全舒适的环境里踏踏实实地学习。”

“很多孩子的家长都跟我说能不能再多待两年,带孩子到四年级。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些家长的挽留,如果我不是处在这个尴尬的年纪,我有信心也有能力带到六年级,这个绝对没问题。但是家里边父母、子女确实也非常需要我,有的时候感到无可奈何。”想到自己“上有老下有小”,这位坚强面对高原上各 困难的中年汉子,情不自禁哽咽了,感到愧对家庭,也有对藏族学生们的不舍。“过春节回到家里,有一天女儿突然问爸爸你为什么还要去(拉萨)。我这心里突然酸涩,孩子初三升学在即,身为人父却不能为孩子尽到教育的责任;几天前得知老母亲因为脑梗住院,身为人子却不能在病床前尽孝。”提及这些,何晓波满是愧疚,但他依然不悔,仍然坚持在工作岗位上,从来没有提出要请假回京。“现在离结束援藏还有一年,我会全身心地教授孩子们知识,让自己心底里的阳光温暖高原的孩子们,让这两年成为我和孩子们最美好的时光。”(中国西藏网 记者/王茜)

(责编: 常邦丽)

标签:藏文     责任编辑:多吉本玛

上一篇:笔底东风 画里春潮

下一篇:没有了

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