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网,中国西藏新闻网,西藏信息网,弘扬藏人文化,西藏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XML地图

藏网

[改革开放我见证]我家的邮政缘

来源:藏网整理 作者:次仁央拉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02 12:21
摘要:快到退休年龄的大伯又回到老家街道居住,他是六十年代初出生的。他说这叫叶落归根,日子过得很滋润。老家对门 是街道邮政局。 这些年,大伯跑邮政局次数虽然少了,但心里对邮

快到退休年龄的大伯又回到老家街道居住,他是六十年代初出生的。他说这叫叶落归根,日子过得很滋润。老家对门 是街道邮政局。

这些年,大伯跑邮政局次数虽然少了,但心里对邮政的情感不但没变,而且越来越深。一家三代与邮政有着化不开的缘分,浓浓的,烈烈的。

一、深情

早年,爷爷在外地当教师,奶奶在家拉扯四个孩子,那年景生活的困难是可想而知。爷爷爱绘画,教学之余,投稿挣得不少稿费。当年,稿费是通过邮局寄送的,而且是唯一的途径。家中油盐酱醋 指望着这钱。年底,生产队买工分,也常用这钱。

大伯说,当时的邮政局 在老家旁边,是俺家的“小银行”。隔不了几月, 有稿费寄到家里。因要去生产队盖单位公章,也引起小鸡肚肠的人羡慕与怀疑:这家男人在外干啥?

不久,因为时代的原因,爷爷被遣返回乡。爷爷从小诚实,乡亲们觉得他不会干坏事。因此,大队给他的岗位 是去驻地机关部门打扫卫生。

“你是那常往家寄稿费的画家?”爷爷第一天 去邮电局打扫厕所,那慈善的局长开门见山地问道,语气带着尊重和意想不到。

“哪是画家,只为养家糊口。”爷爷 这么低调,他心知肚明自己的处境。

“想看报刊 来,可到我办公室,别外传;厕所我们自己打扫。”局长看透爷爷读书心切,直截了当地说。爷爷心理暖暖的,感谢这位好人。

那个年代,爷爷把唯一的绘画爱好也放下,只在春节期间,画几幅年画,喜庆一番。节后,还要抓紧销毁。

七十年代末,爷爷原工作单位寄来信。这是一直压在心底的、一直期盼的一封信,从邮递员手里接过的一刹那,爷爷老泪纵横。有高兴,有委屈,有期盼,也有为年华流逝而心急。

不久,爷爷重新上岗,到县城当了高中教师。

二、结缘

爷爷对子女很严格,喜欢爱学习的孩子,奶奶也对孩子学习督促很紧。因此,大伯姊妹几个,包括我爸,学习成绩都不错,都是村里出名的好孩子。

大伯上初二那年,恢复高考了,学校里生机盎然。大伯爱好写作,作文刊登在了一本作文杂志上。当时,教辅材料太少,远没现在这么五彩缤纷。

稿子刊发一个多月,大伯收到来自广东佛山的求援信。远方来信,大伯惊奇又高兴。信是佛山的一个初一学生写来的,他因辍学在家又想复读,没有课本,是从那本作文杂志上看到大伯的地址,顺藤摸瓜,希望大伯能够给他买语文、数学、政治等课本。

大伯十分高兴,弄清初一课本与他用过的一样,便把用过的课本给寄过去,还附了一封信,鼓励那位学生珍惜时光,勤奋学习。

因为远方来信,因为热心助人,因为作品发表,一时间大伯成了名人。此后一段时间,大伯放学路过邮局,投递员见面总会问询一番。大伯心里美滋滋的。

学期末,佛山那孩子寄来书钱和2斤茶叶。大伯知道那孩子家境困难,奶奶也支持把书费和4斤花生粒寄了回去。

伴随着书信来往,彼此更加了解,知道佛山那家经济拮据,双方更是互相鼓励。用着当时社会上流行的语言,什么“知识爆炸时代”“知识改变命运”“我的理想是当科学家”等交流着。

大伯还偷着积攒零花钱,每到十元, 给他寄去。自然,换来感动和“一定好好学习”的决心。

初三时,大伯考上师范学校,算是“鲤鱼跳龙门”了。次年佛山孩子考上县一中。双方开始互称兄弟了。伴随改革开放春风,双方家庭经济都开始大有起色。

大伯参加工作不久, 调入政府部门,当了秘书。“佛山兄弟”考上了北京邮电学院,后来分配到北京的一家研究院。尽管有了电话,但还保持书信往来。长时间收不到来信,大伯 去邮政局问问。

三、联姻

1987年,大伯有了儿子,取名叫“政”, 是我的堂哥,我觉得该是有“邮政”的元素。大伯把儿子的百日照寄给“佛山兄弟”。“佛山兄弟”发自内心高兴,连夜邮寄一身童装。在当时乡镇,那款式、那色泽、那质量是很难见到的。

次年,“佛山兄弟”也结婚了。每年过年回家,总专程先看望大伯。有一年,恰逢邮政局小王来村送信,听到这些故事,很感动,忙给照了合影,大伯一直挂在家里。

慢慢地,“佛山兄弟”家宽裕了,他深知大伯的爱好, 通过邮局给大伯订阅好多报刊,要求邮递员送到家里。一连几年,邮递员几乎天天要去大伯家,让乡亲们十分羡慕。

是 殊的邮政情节,让两家人心相通,情相融。2004年,堂哥考上北京一所大学。堂哥报到那几天,已发展成老板的“佛山兄弟”陪玩了整整三天,大伯到觉得过意不去了。

次年,“佛山兄弟”的女儿考上了北京另一所大学。女儿取名“悠悠”,从发音上看,我觉得似乎也沾有“邮政”的元素。他们早知道父辈的故事,交往也十分默契,堂哥常常被请到对方家里吃饭,春去秋来,两人由普通朋友成为了恋人。

后来,“佛山兄弟”的女儿,变成了我的堂嫂。他们俩也从事着与邮政相近的工作。每次回老家,堂哥总指着附近邮局,说着当年的故事;大伯指着墙上照片,例数过去的珍重。

堂嫂孝顺有加,把公婆当成父母;堂哥富有爱心,把岳父岳母不当外人。每次邮寄物品,一家人总习惯去邮政局。因为,邮政是心中最亲,邮政离家最近。

(藏网 通讯员/韩立新)

(责编: 胡瑛)

标签:改革开放     责任编辑:次仁央拉

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