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网,中国西藏新闻网,西藏信息网,弘扬藏人文化,西藏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XML地图

藏网

西藏支边青年的私人文本

来源:藏网整理 作者:刁富贵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1
摘要:我们的采访对象袁大受、叶农、白秀英等人为代表的人群,准确的名称是“西藏的北京支边青年”,简称为“北京支青”,并非我们事先习惯所认为的“下乡知识青年”。 人们印象中的

我们的采访对象袁大受、叶农、白秀英等人为代表的人群,准确的名称是“西藏的北京支边青年”,简称为“北京支青”,并非我们事先习惯所认为的“下乡知识青年”。

人们印象中的“进藏”与“援藏”两个词语似乎没有区别。袁大受先生认为,他所属于的“进藏一代”,是以“老西藏精神”(即第一批进藏工作的生产与社会建设者)为精神基础的,人们秉承的是“长期建藏、边疆为家”的观念。用袁大受的话来说,当时的选择是“不需要国家许诺、没有个人前途的设计、也不是制度化规定”的,是一 从原有生活环境“连根拔起”的自动选择,其明显标志是迁移户口——在那个年代,迁移户口意味着一 无退路的决绝。而“援藏”的概念则产生自改革开放以后,标志是1984年中央第一次西藏工作会议。所以在袁大受看来:“援藏”是另一个时期的概念与行为。他自豪的认为,如果要作出一 分代,“进藏一代”是与“十八军”处在同一个时段、是同一 观念和情感时期,虽然相对于后者,前者是晚辈;而“十八军”的坚忍精神与功勋至今为袁大受所敬重。

相比起来,西藏支边青年的故事较少受到社会的关注,他们的经历在今天看来,显得更遥远和陌生。记忆千头万绪,这篇幅有限的叙述极难承载其多层的内涵。我们只能通过勾勒其中几位,向那个时代的身影投去一瞥。他们的经历与记忆,是理解半个世纪以来西藏建设发展进程的一 路径。

1987年,袁大受在拉萨藏族同事家度藏历年。

袁大受篇

我们最初知道袁大受先生,是从戴彤先生口中。后者向我们介绍他是一位具有号召力的西藏北京支边青年聚会“召集人”。对此,袁大受本人认为这一说法并不准确。他只是在1993年召集主持过一次大的聚会,起因是当年的老指导员来京看望众人。“大聚会组织起来比较麻烦,费用也是问题”,他说,此外,大聚会的环境嘈杂,人们很难做深入的交谈,“现在都上年纪了,这样的热闹有点吃不消。”

1965年9月15日下午,刚刚高中毕业的袁大受找到北京宣武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办公室”,要求“去西藏支边”。当时他正情绪波动,由于家庭出身问题,他不能上大学。

当年去西藏的动机,其一,固然被当时的主流宣传话语(“经风雨,见世面,做革命青年”)所激励。其二,对于没有考上大学,心理上觉得不能接受,“说白了,当时只是很冲动的想离开北京”,袁大受回忆说。他先是报名去北大荒没去成,又打听到支边新疆的队伍也已经出发了,同时,自己已经被分配到北京市统计局的一个下属单位工作。“心里憋了一股劲”,他说。他记得,当时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办公室”里,接待他的是“一位干部老太太”,对他的情况很重视,当即安排他去统计局取回档案,并陪着他等消息到晚上8点半。当得到批准进藏的答复,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到学校去告诉一位值班老师,想表明:“要看我革命不革命,反正我去西藏了”。直到晚上10点他才回到家中,向家人宣布自己要去西藏。

当时全国的第一批西藏支边青年即是在北京招募,但当时只招到了初中生。然而,相当一部分高中生都主动去询问并积极参加,袁大受记得,当时社会宣传力度使大家“真的兴奋起来了”,年轻人们为能够去遥远的高原、去自己建设一 新的生活而激动不已。当时,包括袁大受在内的约30多名高中生,全部是自己主动要求去西藏,没有一人是“组织安排的”。队伍出发前不到48小时,袁大受才得到出发的通知。9月17日,这支青春洋溢的队伍便集结出发。袁大受至今记忆犹新:当时这第一支前往西藏的支边青年队伍共117人,分两批出发,第一批是 92名,初中生为多。第2批25人,主要是高中生。

队伍从青藏线乘汽车进藏。在路上,袁大受向指导员询问西藏的生活情况时,指导员说“很苦”,并且问大家心目中的西藏是什么样的,袁大受满不在乎地说自己知道,是“冰天雪地、牦牛帐篷,反正去了 是离开现代社会繁华生活了”,指导员笑着说并不是如此。袁大受记得,在路上指导员基本上一直是沉默寡言。但是,当汽车明显在爬高时,指导员一改沉默,开始不断嘱咐人们说“别唱歌、注意休息”,同时开始讲说西藏的各 奇闻趣事。在越过崇山峻岭之后,袁大受觉得身体出奇的疲软,指导员也显得眼窝深陷、形容憔悴。指导员向大家宣布:刚才已经过了唐古拉山口。队伍到达拉萨是十月上旬,袁大受对拉萨的第一印象,是猛烈的太阳光使藏式房屋的白墙极为刺眼。“说不出来是艰苦、还是环境简单,反正与北京截然不同,只有平房,我们总觉得这里够艰苦,却没想到,下到地方去了更艰苦”,他回忆当时的情形说。到达西藏后,人们立刻进入到一个庞大的编制体系中。袁大受很快即被分配到澎波农场。

在澎波农场,年轻人们被安排住在一座废弃的寺庙中,当时的主要生活是半天劳动,半天学习。袁大受对这段生活的记忆,主要是人们被环境激发出来的学习适应能力,比如,战友容铁的藏语能力飞速进展到在集体读报时,能带领多人一起在藏、汉语之间转换翻译。与之旗鼓相当的是另一位战友王贻海,后者把两首毛主席诗词翻译成藏文,以后被人们一直沿用。

袁大受在澎波农场的生活为期不长,很快,文革开始,袁大受被调往林芝以东一个地处波密地区的易贡农垦团一连,一待 是16年。虽然和家里没有完全失去联系,但支边青年们普遍的传统是报喜不报忧,“从不提不好的东西,只说好的东西,怕影响家人,自己只说怎么得到了锻炼”,但是,家中父母并不了解自己的儿女是处在西藏深处的、什么样的山山水水之中。“在这里,霍麻会长进被子”,袁大受回忆。在开荒初期,“没屋子住,人们睡在森林里,头上扯起雨衣或塑料布,地上是厚厚的腐殖层,雨下得越来越大,只好在在褥子周围挖排水沟”,后来用刀劈的木板(也称鱼鳞板或瓦板)搭起简易房子,鱼鳞板被雨水淋湿后,到冬天木板 变形,张开很大的裂口,于是人们只好用包括鞋子在内的不多物品塞上,以抵御寒风,“最困难的时候盐也没了”。但是袁大受认为“这是一段很好的时光”,他在那个时代感到的政治压力,在这里,被与当地人的淳朴相处的生活缓解了。

1969年一个人生的转机来临,袁大受得到一个在连队小学做老师的机会,他带着学生制作简易的桌子板凳,用油毛毡做黑板。“这些都是逼出来的技能,是硬着头皮做,谁规定山沟里的学校什么不能做呢?”。他甚至在场部学校中成立了一个图书室,并开设阅读课,自己制作借书证,并为图书分类编号,这在当时全区农村学校中是绝无仅有的。自此,从用油毛毡做黑板开始,到1985由自己组织全区农垦教育工作会议,袁大受经历了跨越16年的一个优秀教育工作者的生涯。

1995年袁大受故地重游,时值北京支边青年进藏30年、也是自治区成立30年,他受邀前往林芝参加当地政府举办的庆祝活动。他当年所在的农场已经很颓败了,学校在山水之间却显得尤其鲜亮。由他建立的图书室还依然在以他当年的方式在运行,他设计的书架还在使用,刚刚刷上了新漆。校长与场党办主任都是他当时的学生。在西藏基层的教育工作生涯,是袁大受觉得最感荣耀的,总算是“做了点事”,他说。“在西藏的二十多年,没有感受到在北京时的歧视”,他认为,自己“被认同、起作用、被重视的人生价值是在西藏建立的”。

那次回去他还看到,当年他带着学生一起 的柳树,现在已经长成了一片树林,当地藏族人称为“袁薪”,汉语意为“袁老师林”。

当时的西藏军区生产部首长与北京知青第2批25人合影。

袁大受札记一则:往日

我们是乘坐的西藏军区 别调派来的四辆军用大 踏上青藏公路的,心情复杂而又好奇,又有一丝说不清楚的惶惑。几天后终于有人头痛欲裂,多数人昏昏沉沉,15岁的容铁在说梦话“妈,我没事”,却没人笑。在西藏的劳动生活可以说是“自找苦吃”的一次次灵肉争斗、统一,人们以苦为荣耀,一次次地战胜自我,塑造着自我,直到现在。

1969年我在连队里当老师,教着四、五年级12名学生的复式班。一天,连里鸡场的阿加卓玛哭着找连长,“鸡,拉肚子,死多多有”。连长焦急,几百支鸡闹鸡瘟,每天都死十几只,要不了几天 会全部死光。但是兽医已经调去了远离120公里的团部,也不知道哪天有车。也是病急乱投医,连长找到我说“你去兽医室找点药,反正是个死。”我翻着满架子的药盒,查看说明书,最后选中了土霉素。我不懂什么鸡瘟,只认准了治拉肚子,按照说明又找到土霉素的专用溶媒,向卫生员借了支注射器 干开了。第二天清早,我还没有起床,房门被敲得山响。本来提心吊胆的我翻身下床开门,只见阿加卓玛满脸喜悦,急不择言地喊着:“格啦(老师),没有死!今天接着打!” 这样,我当了一次兽医。

上世纪60年代,西藏本地知青下乡时,在布达拉宫前欢送的场景。 摄影/罗伟

1978年12月30日,我们一行30人从拉萨返回易贡过年。途径海拔4700多米的色季拉山顶时,车出故障瘫痪了,直到天黑也没修好,来往汽车也没有了。托人捎信也不能,只好当了山大王。天冷风大,皮大衣像纸糊一般不顶事。我们步行十几公里,退到一个公路道班。道班只有两三家七八个工人,修车不行,容我们30多个人避风更不可能。主人非常热情,把他们越冬的柴禾供我们取暖。可是高山反应,烧火缺氧,一个个心慌头痛。大家想,跺脚自暖吧,谁知运动量一大,两眼发黑脚发软,一个个便瘫坐在地上。道班工人急忙支起一口大锅,烧水为我们削面块,当一碗只放了油盐和菜叶的面疙瘩汤捧在手中,我好象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回北京后,几个同学聚餐翠华楼,在温暖的店堂酒过三巡之后,我讲起了这些事,禁不住感叹“什么是幸福,对比才知道”,大家一齐举杯说,“好, 为大家各自的‘对比’——干杯!”。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标签:西藏     责任编辑:刁富贵

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