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网,中国西藏新闻网,西藏信息网,弘扬藏人文化,西藏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XML地图

藏网

圣地德仲天浴温泉

来源:藏网整理 作者:索朗卓玛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24 06:36
摘要:德仲寺 德仲温泉位于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墨竹贡卡县东北方向的门巴乡德仲村,海拔约4500米。温泉已经有1400年历史了,周边山清水秀,空气新鲜,加之别具一格的旅游、药浴、朝圣的

德仲寺

德仲温泉位于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墨竹贡卡县东北方向的门巴乡德仲村,海拔约4500米。温泉已经有1400年历史了,周边山清水秀,空气新鲜,加之别具一格的旅游、药浴、朝圣的 殊环境,德仲温泉被众多西方国家专家称为“世界第一热泉”。

到温泉去

第一次去德仲温泉是某次陪同朋友去朝拜直贡寺,返回途中路过德仲温泉时,朋友忽然提议想去德仲温泉看看,因为顺路并且时间尚早,于是成行了。那时我们没有做任何准备,一行五、六个人 那么空着手来到温泉池边。男士可能还好办点,我和另外一位女友很是局促不安地试探着下了水池,在泉水中待了半个小时,我也只是泡了泡腿和脚,而上岸后身心感到的清新舒爽却让我记忆深刻。

莲花生修行洞

有了那次的美好记忆,当朋友再次相邀时,我便欣然答应了。德仲温泉在拉萨市东边的墨竹贡卡县境内,我们自驾车走这条路还是第一次,具体线路不是太熟悉,于是只能边走边问。走了一程又一程,总也不见温泉的影子,而且路况越来越差,原本平整的柏油路面变得凹凸不平、坑坑洼洼。

最难行的路终于过去了,发现道路两旁的山体在悄然变化着,视野不那么开阔了,山势不那么平缓了,山上的树木也变得多姿多彩了。车子前方似乎是一个山门,顺着大路驶进去,两边的山峰均如悬崖峭壁,路被夹在中间。峭壁上怪石嶙峋,灌木丛生,苔藓浓密,间或有薄如纱帘的瀑布悄无声息地从天而降,让人怀疑是谁从 抛下一缕白纱。车子在这幽静狭长的山谷中行驶了十多分钟,却感觉像经历了一段漫长的岁月。

出了峡谷,视野忽然变得开阔,德仲温泉到了!

前面是长龙状的车队,居然全都是排队等待进入洗浴场的。几经周折后我们进到停车场里面,这里已经停驻了大片车辆,回头一望,后面仍是望不到头的车辆长龙。

停车场在山巅平地上,温泉在山崖西边深深的峡谷底,从这里下到温泉足有几百米的落差。停车场处于中等高度,倒是个不错的观景台。远远望去,前面半山腰上,有一片的醒目的房屋群,所有房屋皆白墙红檐,顺着山势层层垒叠,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美如仙居。这 是德仲地方的建筑了。

山崖下,一条河流从北往南,奔腾而下,似乎是它将群山分为了东西两部分。温泉静静地卧在河流的旁边,不管河流如何喧闹,怎么奔涌,它怡然自乐,安静地蒸腾着热气。

与温泉的亲密接触

德仲温泉有男池、女池和一个男女轮换使用的水温较高的泉水池。这三个温泉泡池里严禁使用任何洗涤剂,所以另外还设有一个专供洗浴的池子。洗池的水实则是从上面的男、女泉池流下来的,不过依然清澈。一般泡温泉前,先要在洗池里把自己洗浴干净,在这里可以随便使用洗发膏、沐浴露、香皂等洗涤用品,然后再去温泉泡池享受天浴。

在朋友的指点下我洗浴后换了睡衣,裹了棉浴袍,趿着拖鞋来到泡池边。岸边供休息的地方有木板搭建的简易顶棚,而温泉泡池完全是露天的,对面山坡上的人可以清楚地看到池中的景象。

女池里此时大约有不到20个人在泡浴,基本上都是藏族妇女。中年最多,还有一些年轻姑娘和个别耄耋老妪。人们一般浸泡十五分钟左右 要上来休息一下,老人家的耐受力更差,似乎不到十分钟 得上岸歇一会。

德仲山水

我慢慢试探着下到池子里,立刻感觉一股熨贴的热流浸入骨髓。那个舒畅啊!小心地往里面走。入口处的水位比较浅,泉眼在最里面,那里的水深而且清澈,温度也高。我自忖还没有勇气承受那个热度,于是,继续站立在浅水中,一边感受热泉水浸透肌肤的舒适,一边欣赏水下面那些美丽的砾石。突然,脚掌心好似有多个小鱼嘴在亲吻,抬脚低头一看, 见刚才站立的石缝间冒起了一串小泡泡,一个接着一个,不停歇地往外冒着。啊!这 是地热温泉了。过会儿,又发现另一个地方开始冒泡泡。看来,这整个泉水池里到处都是泉眼,只是最里面那一处泉眼大一些而已。难怪每天有那么多人泡浴,泉水始终能够清澈如新,皆因泉水时时都在推陈出新呵!

我观察着泉池的一切,舒展开身心感受着温泉水带来的抚慰。渐渐地,天黑尽了,而池中的人也越来越少,只见人们一个接一个出去,却不见有人进来。我不免好奇地询问起身边的大姐,才得知刚才那些离开的人都去泡高温的池子了。高温池男女轮换使用,逢单数钟点是女性用,到双数钟点归男性使用。大姐还说,那个池子很神奇,治病效果非常显著,尤其对一些骨折等外伤病人,简直比外科医生还灵验。

体验着这难得的舒适惬意,看着身边的姐妹们那轻松自在的享受劲儿,自己的身心也慢慢地放松下来了,不知不觉来到深水区,学着她们把全身都没入水中。顿时,舒适与慰贴全面升级了。暖流瞬间涌遍全身,浸入骨髓,遍及每个毛孔,甚至于吞没了五脏六腑,通体内外舒畅爽快。。。。。。

德仲温泉有很好的保健养生功效,科学检验结果表明,泉水中含有硫磺、寒水石、石沥青、款冬花、煤等多 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可以治疗胃溃疡、肾虚、浮肿、风湿和类风湿性关节炎,以及躯体僵硬、疮、痛、疥等病症,还可疏通经络、调和气血,兼有强身健体和减肥、养颜等功效。

温泉水温常年保持在四十一、二度,水质清澈无异味,很适合泡浴。南边那个男女轮换使用的泉水池,水温更是达到了五十多度,矿物质含量更大,据说它对骨伤病有很好的疗效。吸引得一些骨病患者, 别是骨折病人,总是不畏路途遥远,争相前来洗浴治疗。

接下几天来的泡浴我越来越沉醉其中了。晨曦薄暮中、蓝天白云下、月光星夜里,无论何时,泉水都那么清澈见底、热气腾腾。温泉池中的老少妇人们,无不乐在其中。你进入温泉或者离开,毫无波澜,每个人都沉浸在莫大的享受中。把自己赤裸裸地交给大地母亲,坦陈于天地间,心无芥蒂,身无挂碍,物我两忘,自由自在地让身体融入大自然,忘乎所以。。。。。。这才是泡温泉的最高境界吧。

享受生活,活在当下

德仲温泉的入口处树着一个大牌子,上面用藏汉两 文字写着温泉的简单介绍和温泉泡浴的注意事项,提醒人们科学泡浴。泡温泉很消耗体力,所以,泡浴期间一要注意食用一些高热量多营养的食品;二要注意保暖;三要多休息,不能太劳累等。

藏族老百姓无论是当地的还是外来的,看起来都经验丰富。他们或以家庭为单位,或几个同事相约一起,或者四五个朋友结伴而来,每个小团体无不带足了饮食和炊具等一应俱全的生活用品。米、面、油、蔬菜、瓜果、蛋、奶等应有尽有;高热量富含营养的高原 有食品牛肉、酥油更是少不了的;高压锅、炒锅、灶具、气罐等无不齐备。

藏族人很会享受生活,对此我虽然早有接触和体会,但只能算是大致上的认识。这次泡温泉期间与他们同吃同住,亲眼见识了他们为这次短期外出生活所做的详尽准备,尤其是所花费的耐心和精力,我才算是真正了解了藏族朋友的生活观。无论何时何地,乐观智慧的藏族人都会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身心舒适而自在。藏族人似乎人人有一颗悠闲的心。也许,他们是真正领悟了“活在当下”的真谛吧。能够活在当下,心才能得悠闲;少些杞人忧天,生活才能从容。

隐秘的德仲寺

德仲寺属噶举教派,位于门巴乡仁多岗村西北约15公里的德仲村,在德仲温泉附近。

从温泉入口处往北,延着陡峻、宽阔、平整的青石板台阶拾级而上,足有三十多级才进到寺院。寺院的大殿有两层楼高,透着庄严肃穆,与周围民居相较,显得气势不凡。门前的一大块平台依然是石板铺地,平整的石板地上整齐光洁,纤尘不染。平台西边有个院子,既是尼姑们的伙房,也是寺庙管委会的办公处。东边那密密的小楼房,不知道是不是尼姑们的住宅。

德仲寺是个尼姑寺,寺院常住尼姑约一百三十人,属于藏传佛教噶举派寺院。整个德仲寺是以两层楼高的德仲集会大殿为中心、附属62座修行洞的建筑群。公元8世纪时,藏传佛教始祖莲花生大师曾在此地后山的天然岩洞修行。公元1281年,直贡梯寺第十任法师多吉杰布在此修建了第一座修行庙—德顺岗日追,后又经一代代修行者多次扩建才形成现在的规模。德顺岗日追寺高一层,面积8柱,主供弥勒佛和胜乐金刚。旁边的龙若寺高一层,面积6柱,主供莲花生大师、观世音菩萨、释迦牟尼佛等像。集会大殿高两层,平顶,石木结构,供有莲花生泥塑像及金、银汁手抄般若经等,墙壁上绘有历代高僧大德的画像。

并不隐秘的修行人

温泉东边的山坡上,生长着密密麻麻的灌木丛林。我们走了很长的路,才上到停车场的平台高度。从这里再往上走,丛林更密集了,穿过了一重又一重灌木丛,那边依然是灌木丛林。走了很久,终于找到一处稍微空阔的地方,举目远望,远处是更高牛粪和牦牛。

的山峰群,山峰上依然是丛林密布。我们赶紧掉头返回,生怕自己被淹没迷失在这无尽的丛林中。

来去的路上看见沿途丛林中零零散散地分布着许多民居。这些民居各不相连,似乎是有意地彼此相隔开来的,而且房子周围少见人影。正为这 奇 现象疑惑着,却偶然瞥见有降红色袈裟的身影出没,才恍然明白:这一个个孤独的小屋,原来是修行者的隐居处。再细看这些房屋,的确与一般百姓人家有所不同。

虽然这片丛林中既有普通民居,又有修行人的居所,二者并没有严格的区域界线,但稍微用心,便能从外表发现它们截然不同的风格。修行者的居所不仅比普通人家的房屋少了烟火生活气息,其外在的修饰也有明显区别。一般藏式民居的房檐下、窗户上都要饰以金属片,还要涂抹大红大绿的彩绘装饰。而与之紧相邻的修行人的居所却要朴素得多,并不涂抹这些艳丽的色彩,他们有属于自己的独 颜色──褚红色,给屋顶房檐涂上这 颜色,显得庄重大气。但这 色彩却不是普通老百姓能使用的。

第二天得空再去寺院周围转悠,才发现四周那些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房屋,多半住的都是修行人,有年轻的,也有年老的,其中还有怀抱着婴儿的。她们不一定穿着袈裟,但一般都身着绛红色的衣服,个个神态安然自若。这样一群并不隐秘的修行人,似乎始终以一 安然的神态生活在世俗的边缘,悄然无声地完成着自己的修行人生。

牛粪和牦牛

美丽的德仲山水

德仲温泉在地处数百米深的峡谷底部,看似四面环山,但两边山势平缓,南北又相距较远,故在温泉中并不感觉逼窄,反而视野开阔,四面的景色尽收眼底。西边是平坦开阔的草场,东边山上灌木丛林密布,偶见房屋点缀其间。值此多彩的季节,整个山体恰似披着一张五彩的羽衣,层林尽染,树草皆美,让人不由心生向往。

西边的山势最缓,平坦舒缓的山坡草场广阔无垠,绒绒的绿草被下午的阳光镀上一层金光,让人不由得想匍匐于地亲近之。在草甸上行走,不需要找路,哪里都是路,哪里又都是可以休息坐卧的“沙发”。

接着我们又用了两个半天的时间,分别走了东边和北边。东边山势稍缓,山坡上是层层叠叠的灌木丛林,林中不时传来鸟鸣啾啾。远处是更高峻的山峰,山峰上亦是丛林密布,看上去莽莽苍苍、无边无际。勤劳的秋风早已将所有灌木、数不清的大小枝叶点染得五彩缤纷。在这样的丛林中,人渺小如一片叶子。

往北行得先穿过德仲寺。寺院后面的山势比较复杂,或陡峻,或平缓,有草坡,有岩石山。植被也丰富多变,灌丛、小草、棘刺、野花等等自由生长着,秋风中摇曳着各自的风姿。整个地势参差错落,忽高忽低。一个坡头紧跟着一个坡头,翻了一道梁前面还有一道梁。大体上是越往北地势越高。本想走到最北边那座最高的山峰下,无奈眼看夕阳西下,天色渐暗,气温渐降,只好打道回府。

第二天凌晨五点多,同室的朋友出去泡浴,不多一会儿回来了,惊叫不已:下雪了!下雪了!我哪里肯信?忙穿戴好跑出去。啊!完全一个银色世界!童话般晶莹美丽!

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昨天下午还阳光明媚的,我们还悠然自得地在明媚阳光中爬山赏景,静悄悄一夜间,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呢?太神奇了!嘴里感叹着,心里早已欢呼雀跃了。

身边不断有泡浴的人走过,皆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头上包了浴巾,身上裹着浴袍,光脚趿着拖鞋,裸露的脚踝红彤彤的,周身冒着热气。所不同的是,在冰凉晶莹的雪景陪衬下,那热气显得更蒸腾了。看着人们身上热腾腾的雾气,才猛然想起我也该去泡浴了。

池子里面泡浴的人并不比昨日少,一个个依然神态自若,安然地享受着。将目光穿越热雾抬头仰望,周的山峰群,山峰上依然是丛林密布。我们赶紧掉头返回,生怕自己被淹没迷失在这无尽的丛林中。

来去的路上看见沿途丛林中零零散散地分布着许多民居。这些民居各不相连,似乎是有意地彼此相隔开来的,而且房子周围少见人影。正为这 奇 现象疑惑着,却偶然瞥见有降红色袈裟的身影出没,才恍然明白:这一个个孤独的小屋,原来是修行者的隐居处。再细看这些房屋,的确与一般百姓人家有所不同。

虽然这片丛林中既有普通民居,又有修行人的居所,二者并没有严格的区域界线,但稍微用心,便能从外表发现它们截然不同的风格。修行者的居所不仅比普通人家的房屋少了烟火生活气息,其外在的修饰也有明显区别。一般藏式民居的房檐下、窗户上都要饰以金属片,还要涂抹大红大绿的彩绘装饰。而与之紧相邻的修行人的居所却要朴素得多,并不涂抹这些艳丽的色彩,他们有属于自己的独 颜色──褚红色,给屋顶房檐涂上这 颜色,显得庄重大气。但这 色彩却不是普通老百姓能使用的。

第二天得空再去寺院周围转悠,才发现四周那些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房屋,多半住的都是修行人,有年轻的,也有年老的,其中还有怀抱着婴儿的。她们不一定穿着袈裟,但一般都身着绛红色的衣服,个个神态安然自若。这样一群并不隐秘的修行人,似乎始终以一 安然的神态生活在世俗的边缘,悄然无声地完成着自己的修行人生。

美丽的德仲山水

德仲温泉在地处数百米深的峡谷底部,看似四面环山,但两边山势平缓,南北又相距较远,故在温泉中并不感觉逼窄,反而视野开阔,四面的景色尽收眼底。西边是平坦开阔的草场,东边山上灌木丛林密布,偶见房屋点缀其间。值此多彩的季节,整个山体恰似披着一张五彩的羽衣,层林尽染,树草皆美,让人不由心生向往。

西边的山势最缓,平坦舒缓的山坡草场广阔无垠,绒绒的绿草被下午的阳光镀上一层金光,让人不由得想匍匐于地亲近之。在草甸上行走,不需要找路,哪里都是路,哪里又都是可以休息坐卧的“沙发”。

接着我们又用了两个半天的时间,分别走了东边和北边。东边山势稍缓,山坡上是层层叠叠的灌木丛林,林中不时传来鸟鸣啾啾。远处是更高峻的山峰,山峰上亦是丛林密布,看上去莽莽苍苍、无边无际。勤劳的秋风早已将所有灌木、数不清的大小枝叶点染得五彩缤纷。在这样的丛林中,人渺小如一片叶子。

往北行得先穿过德仲寺。寺院后面的山势比较复杂,或陡峻,或平缓,有草坡,有岩石山。植被也丰富多变,灌丛、小草、棘刺、野花等等自由生长着,秋风中摇曳着各自的风姿。整个地势参差错落,忽高忽低。一个坡头紧跟着一个坡头,翻了一道梁前面还有一道梁。大体上是越往北地势越高。本想走到最北边那座最高的山峰下,无奈眼看夕阳西下,天色渐暗,气温渐降,只好打道回府。

第二天凌晨五点多,同室的朋友出去泡浴,不多一会儿回来了,惊叫不已:下雪了!下雪了!我哪里肯信?忙穿戴好跑出去。啊!完全一个银色世界!童话般晶莹美丽!

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昨天下午还阳光明媚的,我们还悠然自得地在明媚阳光中爬山赏景,静悄悄一夜间,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呢?太神奇了!嘴里感叹着,心里早已欢呼雀跃了。

身边不断有泡浴的人走过,皆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头上包了浴巾,身上裹着浴袍,光脚趿着拖鞋,裸露的脚踝红彤彤的,周身冒着热气。所不同的是,在冰凉晶莹的雪景陪衬下,那热气显得更蒸腾了。看着人们身上热腾腾的雾气,才猛然想起我也该去泡浴了。

如今你坐在温泉池里往南望,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南边的山头上,上面有斧头砍过的清晰痕迹,河流则是从下面圆形的山体边流出去的。不免感慨,传说与历史有时真的难以分辨。

池子里面泡浴的人并不比昨日少,一个个依然神态自若,安然地享受着。将目光穿越热雾抬头仰望,周围是冰天雪地呵!柔美的雪花竟有着无比的净化能力,不仅美化了大地万物,似乎连声音都净化了,天地间,除了那天籁般的水流声,再无他音。世界一夜间变得如此安静!如此美好!美如仙界!

圣地德仲

隔日天放晴,明媚阳光普照大地。

吃过午饭,我们决定去上次没有到达的北边山峰。低头往上攀爬着,感觉有冷风吹来,不知何时,天竟变脸了, 漂浮起细细雨丝夹杂着微弱的雪花。风雨中我们不由加快脚步往上爬, 见五彩缤纷的经幡阵在风中猎猎飘扬,似乎在向我们热情招手。到了,我们终于来到了北边最高峰的脚下!

仰望山峰,高峻挺拔,直插云霄。如若登上峰顶,似乎便可到达天界。一条条五彩经幡从高处垂挂下来,如彩云飘舞,舞出一片无边无际的巨大彩帐。山脚下与彩帐相连接的是一排筑于崖畔上的风轮。金属叶片的风轮在风中顺时针疾速旋转,发出嗖嗖的声音,在灰色天幕下依然金光闪耀。

举目四望,天地间苍茫一片!细雨、雪花、劲风,峻峰、山峦、经幡,自然界如此丰富、如此完美!此刻,人,在哪里?

这时,不知从哪儿来了个尼姑,眉清目秀,神态安详。她领我们进到洞里,指着泉水告诉我们这水 是人们传说的“长寿神水”,饮之能祛百病。说着拿出一个水瓢给我们舀水。那一刻,我们感恩的接受这清净的赐予,每人伸出手接满水,喝三口,再把手心剩余的水恭敬地抹在头顶,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在洞中这一低头间,洞外的雨下大了。细细密密的雨线齐齐地往下落。显然无法走了。善解人意的尼姑邀请我们去屋里喝杯热茶。我们这才发现,紧挨着山洞东边,有一个不大的石屋。刚才一心盯着山洞了,竟全然不觉。抬头再看这么急的雨,一时显然难以行走。于是,只好不顾是否搅扰了修行人的清静,欣然往那石屋走去。

屋里收拾得异常洁净。面积应该不到十平方米吧,精致的佛龛占了一大半,佛龛里供奉的佛菩萨像一尘不染,清净庄严。一榻一几 是这个年轻尼姑的全部家当了。小小的几案上堆满经书。那张简易的榻,应该既是她的床铺,又是日常打坐做功课的坐台了。再看她纯真的目光、安详的面容,不禁对她肃然起敬,并虔诚地掏出一张纸币供在她的案几上。

她一边给我们倒茶,一边柔声细语地讲述起德仲圣地神奇的传说故事。。。。。。

据传说,当年莲花生大师和空行母益西措杰在桑耶钦普修行时,西藏各地的妖魔鬼怪前来纠缠。大师不胜其烦,便和空行母双双飞来这隐秘的德仲地方。德仲地方那时是个被群山严密包围的毒浊之地,瘴气很重。大师施法力驱除了 魔障,与空行母在高高的山洞中开始静静的修行。这时候,直贡噶举派的祖母护法神看见山谷底毒水聚集,污浊的毒液一次次向南边奔流涌动,却一次次被山体挡了回来,于是,她挥动手中的明镜,用力朝南边的山头扔去。山头被劈了个豁口,毒水依然流不出去。此情景被莲花生大师看见了,他说,女人的气量太狭小了。说着,把金刚杵轻轻地抛过去,山体顿时被打了个大洞,如打开了大门般,毒水汹涌地奔流出山外。毒水流完了,德仲地方的水越来越清澈。大师又用法杖在如今的温泉处杵了一下,从此,这里 有了温泉。

而如今你坐在温泉池里往南望,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南边的山头上,上面有斧头砍过的清晰痕迹,河流则是从下面圆形的山体边流出去的。不免感慨,传说与历史有时真的难以分辨。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标签:温泉     责任编辑:索朗卓玛

上一篇:西藏马鹿的回归

下一篇:没有了

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