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网,中国西藏新闻网,西藏信息网,弘扬藏人文化,西藏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XML地图

藏网

草原的证明

来源:藏网整理 作者:贵桑卓玛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07 18:29
摘要:从一块马蹄铁的沉实中触摸出冰冷的战火与兴亡,从山顶巨石的亘立中体验出萨满的狂喜与舞步,从一处湖泊的水岸线变化计算出曾经的丰收与欠缺,从一只狼的足迹中追赶上逝去的羊

从一块马蹄铁的沉实中触摸出冰冷的战火与兴亡,从山顶巨石的亘立中体验出萨满的狂喜与舞步,从一处湖泊的水岸线变化计算出曾经的丰收与欠缺,从一只狼的足迹中追赶上逝去的羊群,从一块冻土层或泥碳中遥知当年的寒暑。。。。。。

历史从没像今天这样丰富地进入人类的视野,人类也从没像今天一样用心并且谦逊地,将包括自然、气候、人类文化等多元形态历史经验,反照进现实。相比于城市、农业两大文明形态,草原文明的脆弱性正在全面加剧,危机已经潜伏并显现在构成草原的每一个自然和人文层面。随着草场衰竭的提速,更多退化的不止是永不可再生的地貌与物 ,甚至包括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等人类印记。在草原步步退缩进纸质或电子记忆的当下,留住那些鲜活着的、有机互存的家园中的一切, 是草原的证明。

摄影师罗攀用它的镜头为我们展现了一 切入进草原文明的路径。他对部分青海湖岩画所做的尝试性探寻、回溯,尤其是那有别于专业技术性研究方式的精彩影像记录,为我们发现并关注早期游牧民族艺术遗存等,创造了一窥全豹的可能。在旷达数十公里的青海天峻县江河乡高原戈壁草滩,阶梯般静卧向上的卢山是惟一一个连天接地的场所,今天的牧民仍利用这里孤高的地势观察看护自家的牧群,并打发时间。这的确是一处上佳的休憩和逸情之地,平整光滑的黄褐色页岩地面不单坐卧皆宜,而且还提供了丰富的天然画布。经年地捶打、刻划或磨削,再加上自然之力的风蚀雨侵,一幕幕草原的往昔便以岩画的形式得以长存,并与生活在这里的牧人们代代相伴。至少,在2007年5月的某一天,当罗攀等待着拍摄晨光初显下的卢山岩画时,他感受到的并非孤单,而是蕴藏在这些岩画中有关传承的记忆。

蜿蜒的河流?古老的星图?还是一次闪电的临摹? 中国岩画研究中心主任龚田夫给出的解释虽非定论,但至少也耳目一新。基于史前先民对诸如蛙和鱼这类繁殖力极强的卵生动物的崇拜来理解,不排除这些圆点和曲线,有对应女性和男性生殖器的可能。如果这幅岩画为早期农业文明占主导区域的先民所作,它的确可猜测成一 星图,但这并非游牧文明的重点。

这幅岩画中所刻划的内容并非青海湖周边的独有。在青藏高原甚至更广阔的亚洲腹地,他们双双对对,或战争或仪式或其他解释所构成的庞大“舞团”散若星辰。但是,“较真儿”的研究者仍然可以从两人手执之物的相异看出端倪,他们不是在厮杀对垒,而是在用象征女性生殖器的弓,与男性生殖器的箭,表达对生殖繁衍的崇拜,一如丘比 之箭的暗喻。不然,何以两人的弓弦那么地不一致呢?

霍巍的岩画故事

T=《西藏人文地理》

霍=霍巍(四川大学博物馆馆长,中国藏学研究所所长、西藏考古资深学者)

T: 旅游者在高原哪些地方更容易亲密接触到岩画?

霍: 岩画一般都刻在荒郊野外的岩石上面,多在人迹罕见的地方出现,所以一般的旅游者很难发现它,甚至有这 情况,如果没有知悉情况的人带路指点,既便是走到了岩画的跟前也不知道你眼前的岩石上面刻有岩画。要想在高原上与岩画亲密接触, 是首先向当地的老百姓打听一些有关的情况,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线索,另外注意在路过诸如山口、湖畔、古道等具有显著标志性 征的地点时,可以细心观察岩石表面有无疑似的痕迹。其实世界上许多岩画都是首先被游人而不是被专家发现的,所以这 可能性完全存在。

T: 岩画一般在哪些地形有分布?都能方便去到吗?

霍 :我上面已经谈到,岩画的分布首先要考虑古代人类的活动路线与规律,因为大部分岩画实际上与古代游牧民族的活动有密切的关系,所以一般岩画都分布在适合游牧民族经常迁移活动的地方,如草原、戈壁滩的边缘地带、古代的通道两侧、露天岩壁、旷野中的大石头、岩荫、洞穴等等,但由于环境的变迁这些地方现在大多人迹罕见,远离今天的公路,很不方便去。

T: 如果说岩画和早期人类关系密切,为什么不选一些容易形成人居地的石头去敲刻?其实我是想问,为什么岩画要分布那么偏远? 霍 : 这是因为分布在高原上的岩画通常都与游牧民族有关,他们往往是“逐水草而居”,不像古代的农业定居民族那样,有相对稳定的生活环境和较为固定的活动区域,而这些农业民族的定居点随着历史的发展和文明的产生,很可能 形成为今天人类聚居的地方。但是岩画的分布规律 远远不如农业民族的定居点那样有章

可循,在我们今天看来多远离人群,分布得 比较偏远了。

T: 你尝试过敲打出一幅岩画吗?制作岩画的技法分成几 ?

霍 : 没有。但我的一位画家朋友——西藏阿里地区文化馆的韩兴刚倒是在阿里敲刻出了不少“现代岩画”来。制作岩画的技法总的来说有凿刻和绘制两大类别,前一 方法里面又可细分为敲凿法、线刻法、磨刻法、磨砺法等不同的技法;后一 一般是涂绘色彩形成岩画,比方说用红色或黑色的颜料来绘制岩画。

T: 现代人从岩画中“拷”出了多少 古人的目的?我是说他们为什么画?

霍: 这个问题不太容易回答。这当中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学术问题,即是说古人出于什么目地绘制岩画?一般来讲学者们认为古人制作岩画的目的可能有一个发展过程,即从写实到艺术的过程。最初制作岩画可能是写实性的,比方说是为了让自己在狩猎时有更大的斩获而作画,欧洲旧石器时代发现的许多岩画,例如著名的西班牙桑坦德附近发现的阿尔塔米拉岩画,在阴暗潮湿的洞穴深处画了大量的野牛、野猪和其它的动物的形象。和今天的艺术家们急于 自己的作品不同,这些远古的人们似乎并不希望陌生人看见他们的作品,他们更愿意把这些画深藏起来,只限于艺术家本人以及和他非常亲近的人去观赏。我们可以猜想,他们绘制这些动物的目的,是希望使他们具有一 能影响这些动物的 殊力量。也许有一个晚上一个洞穴人因为画了一幅他心目中希望在明天猎杀到的动物,第二天他果然成功了,欣喜之余他会接着再画下去,希望这些画能够继续给他带来好运。到了后来,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人人们有了记录自己审美观念、宗教信仰、风俗习惯的愿望,写实性的岩画便会逐步发展成为艺术品,用来表达人们的这些心理目的。所以,今天人们解读古人的岩画,一定要把岩画放回到当时的历史背景当中去考虑,才有可能对作画人的目的作出较为合理的解释。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标签:岩画     责任编辑:贵桑卓玛

上一篇:古道的颜色

下一篇:没有了

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