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网,中国西藏新闻网,西藏信息网,弘扬藏人文化,西藏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XML地图

藏网

绒布寺的故事:少年藏医与地洞

来源:藏网整理 作者:尼玛嘎姆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29 06:32
摘要:少年藏医 仁增上过小学六年级,十四岁来到绒布寺,十几天后阿旺 派他去日喀则学医。他的专业是藏医,主学把脉、看小便。快毕业时,选修西医,学习打针、护理、针灸等。仁增毕

少年藏医

仁增上过小学六年级,十四岁来到绒布寺,十几天后阿旺 派他去日喀则学医。他的专业是藏医,主学把脉、看小便。快毕业时,选修西医,学习打针、护理、针灸等。仁增毕业后 回到绒布寺,一方面给僧尼治病,一方面修行。最近,仁增主要给颂经师看病。寺里的另一个医生尼姑仓决,她学西医,药品是她和阿旺一起去拉萨买来的。仓决主治感冒、腹泻等常见病,给病人打针吃药。

颂经师唯色印象最深的 是两年前他得了肾病,在拉萨、日喀则、新定日、聂拉木都住过院,治疗后,好多了。在拉萨住院时,阿旺陪他去的。他生病的医疗费大部分是从寺里借的,一共花了一万元。这些钱通过他在寺里念经、老百姓布施和赶牦牛挣的钱来还医疗费。回到绒布寺,唯色的病 由仁增为他开藏药,要是仁增有事, 交给仓决。

早上,仁增带我从寺庙右面的小山坡上,来到绒布寺的藏经阁,架子上一格一格放了许多用黄布包着的经书。仁增用压低的嗓音告诉我,那是以前的经书。当时一些经书藏在山洞中,被水浸过,所以现在一看 会撕裂,一直保护在这里。僧人们不能用这里的经书,容易烂。

从藏经阁出来,我们上了山。绒布寺头顶有一排排土堆,呈三角形。土堆上插木棍,朝天耸立的木棍绑着彩色经幡。如果风大,经幡呼呼作响的声音在寺庙里都会听见。每年僧人都要加一些土,换新的经幡。按仁增的说法,是让运气一年比一年好。土堆的下方有一间石头房,仁增说,它是拜女神的房子,尼姑不能上去。我走不了几步, 要停下喘一会儿气,而仁增则显得气定神闲。

油茶。我身边的几个僧人,把印好的经幡和哈达用绳子缝在一起,他们边干活边唱歌,显然很自在。在绒布寺的这几天,我发现僧尼们相处的非常融洽,每天我都能感受到稳定、轻松的喜乐气氛。

一个尼姑坐在院子里休息,她一伸腿 疼,仁增说她得的是静脉的病。他马上给尼姑开了一 藏药叫桑罗索吉,内有三十多 药材,另外森登里有二十五 药材,恰亏穷嫩有八 。

阳光下,仁增帮一个年纪大的僧人一起印经幡。他把绿色的布拉直,对方先往刻有经文的小木板上刷墨,墨汁里要加白酒,然后两人一起把布紧紧地绷在黑色的木板上,直到经文完整而清晰地印在布面上。好几个小时,院子里飘着一股酒的清香味道。

地洞

我听许多人说起,绒布寺不是海拔最高的寺庙,应该是绒布德寺,因为后者在更高处。对于这个问题,阿旺给过我回答:不存在谁高谁低,绒布寺和绒布德寺是一体的。

在去绒布德寺的半路上,一群青灰色的山羊在石头间觅食。我们停下来,山羊依然低头走动,旁若无人。半小时后,我们攀上了这座小寺庙。热情接待我们的是寺里惟 一的僧人阿旺桑杰,他今年五十四岁,家在扎西宗甲奔村,1994来到绒布德寺。仁增在寺门口跟他用藏语亲切地交谈。桑杰将我们带到很小的佛殿,里面很黑,地面上有一个方形的洞口。桑杰先下去,我们打着手电筒跟随他,下到两米多处便是莲华生大师的修行洞。我们弓腰倾听桑杰关于此洞历史的讲述。黑暗而狭窄的洞里,闪烁着一盏盏的酥油灯,某 奇妙、古老的气氛吸引着我们。

桑杰每天天亮 起来,去寺庙下面的地洞里把酥油灯点亮。如果有登山的或游客来这里看寺庙,他 带他们去,有时他去绒布寺去取常用的茶和酥油。绒布寺过节时,老百姓也来到绒布德寺,看下面洞里石头上的手印、脚印,据说那是莲华生大师的。从八十年代以后到桑杰出家时,没有僧人在这里。

和较为人多的绒布寺相比,坐落在山岗上的这座小寺庙,则显得偏远、孤寂。绒布德寺的后山坡有三、四十处修行洞,现已成为古迹。附近还有一些佛塔,里面是空的。与其他僧人一样,桑结也去过拉萨朝佛,上珠峰赶过牦牛。

钻出洞,桑杰请我们去他的住房。窗外一只灰猫正悠闲地边走边看我们,他的桌子上放着一些经文,这些牛皮纸上的经文是专门卜卦用的。平时来这里算卦的人以登山的、夏尔巴人和当地的藏族居多,因为桑杰和汉族无法用语言交流。

在下山前,我问桑杰绒布德寺是不是海拔最高的寺庙,他说:“我不知道,只有神知道。”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标签:绒布     责任编辑:尼玛嘎姆

上一篇:绒布寺的故事:蝴蝶与堪布

下一篇:没有了

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