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网,中国西藏新闻网,西藏信息网,弘扬藏人文化,西藏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XML地图

藏网

“曲 洛”

来源:藏网整理 作者:钱生禄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8-11 08:20
摘要:“曲洛”是一 微型的发电设备。 “曲洛”者,“曲”是水的意思,“洛”是电的意思,“曲洛”直译 是水电。“曲洛”是一 由水流冲击转动发电的微型水力发电设备,村里有一半人家

“曲洛”是一 微型的发电设备。

“曲洛”者,“曲”是水的意思,“洛”是电的意思,“曲洛”直译 是水电。“曲洛”是一 由水流冲击转动发电的微型水力发电设备,村里有一半人家有这样的“曲洛”。所以,如果你初来叶巴,千万别因为这里没电却有着蛛网般交错的电线而感到惊奇,它们都是村民们接“曲洛”而拉的。如果选的地方水流够大、安装也还稳妥、机器运转正常、电线也够好,那么,一台“曲洛”能发1000到3000瓦的电,足够一家简单照明和看电视什么的了。不过这个“曲洛”有个 点, 是转动起来便不能关灯,所以你也千万不要以为这里的电多得用不完,家家都通宵不关灯。

工作队进村不久,我们接受了村民的建议,停了汽油发电机,安装了“曲洛”,反正这也不是技术含量很高的事情。

首先是购买设备,计有小型发电机一台,功率3000瓦的2400元,塑料软管一根,20米左右,装汽油的大桶一个,用来蓄水,100元,电线若干。这个若干要看安装“曲洛”的地方离所住地的远近。我们是后来户,加之村民热心地要为我们选择一个好地方,经过数次勘察,最后选定“果果隆巴”( 是贯穿叶巴村由党然而下的山谷)上游的谷口。这是村里最前头的水电,距离我们所驻的村委会足足有五公里。与主动提出给我们安装“曲洛”的单巴商定完毕,到山坡给乡里打电话,委托他们帮忙采购以上物品,并 别交代,电线要买好一点的。过了一周,东西大致采购完成,却没有车拉下来,而嘱咐我们要买好一点的电线的单巴也踪影全无。工作队有天碰见他,问什么时候帮我们安装,他脸红红地说这几天 别忙,要到县里办事云云,总之感觉有点推脱。当时没觉着什么,后来我们一打听才知道村里有风言风语,说他挣了工作队一万多块钱,吓得他不敢动了。

安装“曲洛”成了工作队的一项大事。

这样拖了下来,直到冬去春来,修公路的工程队复工以后,我们托他们把放在乡政府的发电机电线等什物拉下来,准备伺机安装。工程队里有个貌似内行的扎西说:“你们的电线买得太好了,这么粗的电线,小发电机的那点电还没到村委会 消耗完了。”想想也对呀, 拜托他在县里帮助买合适的电线,买来了5000米据说是 工兵用的电话线,想必是好的。于是又给乡里打电话,请他们把买来的电线再帮忙退了,正经6000多块钱呢,比发电机还贵出一倍多。乡里书记随后来电话了,说当时把全县的商店都跑完了,才搜罗到这么些个好电线,现在要退都找不到哪家了。瞧这事闹的!友邻的两个工作队一个直接从村民那里接手一套正常运转的“曲洛”,一个在村民的帮助下也已安装完成,早 享受长明灯的待遇了,不过电线差点儿,有的地方还用铁丝代替,铁丝盘树木而过,电 被盘剥去不少,觊觎我们的电线已久,此时听说不能退货,便瓜而分之。

再说我们的“曲洛”,终于在老五及其四个哥哥的帮助下,分别出动五次,可谓历尽千辛万苦,全线贯通,终于要通电了。从计划安装到现在,时间已过去大半年,这个“曲洛”已成为我们工作队的中心议题。 要通电了,大家都有一 隆重神圣的感觉,一致同意要全体上山接通,搞一个象征性的仪式。于是,当天一大早起来,我们洗漱收拾,带上烧茶的水壶、罐头、干粮、登山手杖, 行头, 差焚香沐浴了。上到谷口,安装完毕,这才想起没有留人在村委会看通电与否。通不通电关系山上的“曲洛”会不会运转的问题,如果不通电,“曲洛”空转的话,很容易烧毁。没辙,派腿快体力好的队员去村委会侦查,另一个队员到谷口有信号的地方等着电话,其余的人在细雨蒙蒙中生火烧茶,自不必说。

等到电话的前来通报:通了。正要欢呼,又说,但只是把电灯丝烧红的那么一点点亮。我们闻后各个灰头土脸,这么办?下山吧。几个人凑在一块愁眉苦脸地研究了半天,也搞不出个所以然,最后还是老五自告奋勇,说改天顺着电线一截一截的查,总能找到原因。

顺着电线查找,那也不是闹着玩的,电线蜿蜒在坡上崖下, 是老五他们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孩子,也用了整整两天时间。之后老五告诉我们,电线不行,不适合接“曲洛”。

头如斗大。

又怎么办呢?我们盘算:被瓜分的好电线还有些剩余,加上一些铁丝,再去县里买一些中等的电线吧。 这么算下来,这个“曲洛”快花去别人三倍的价钱了,且不说我们付出的心血和劳动哦,咬咬牙, 这么定了。

等过天去县城时又买回若干电线,老五他们又分别出去接线安装,如是忙活完了,终于通电了。我们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激动,只是每个屋子都有了电灯照明,还是觉得好。晚上又多了一件事情,各自看书的时候,要把厨房等屋子的灯一一关掉,这样亮度才好一些。临睡时,再把厨房等屋子的灯打开,关灯睡觉,来回跑好几回。不过我们的“曲洛”工作得也毫不稳定,忽明忽灭,一惊一乍,关键是它一灭的话首先 得上山把水停掉,是个头痛的事。后来有了党然村老村长洛桑女儿朗加卓玛帮忙,在需要停水的时候帮我们把水停掉,才轻松一点。

又顺着线路查过几次,有上回从县里买回的电线的原因,那电线在包皮里面一截一截全是断的,这是什么情况,唯有瞠目结舌。还有那些所谓的工兵电线,也不靠谱,不容易接稳当,再有 是被喝水的岩羊碰断的,甚或被某 神秘之物弄断的(老五语),如此等等,总之不消停。“曲洛”呀“曲洛”,让人欢喜让人忧,直到现在,那时有时无的“曲洛”,已经演变成了我们的笑话了。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标签:电线     责任编辑:钱生禄

上一篇:鹤雁齐飞 鹬影相随

下一篇:没有了

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