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网,中国西藏新闻网,西藏信息网,弘扬藏人文化,西藏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XML地图

藏网

自治区法律援助中心律师欧珠多吉: “办的不仅是案件,是他人的人生”

来源:藏网整理 作者:次仁德吉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19 18:40
摘要:“你办的不仅仅是法律援助案件,是他人的人生。因此把每一起法律援助案件办好、办实,让困难群众及时获得补偿,我觉得这才是法学教育的精髓。”自治区法律援助中心律师欧珠多

“你办的不仅仅是法律援助案件,是他人的人生。因此把每一起法律援助案件办好、办实,让困难群众及时获得补偿,我觉得这才是法学教育的精髓。”自治区法律援助中心律师欧珠多吉说。

2月21日上午,当拉萨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欧珠多吉的办公桌上时,他已经开始了这一天的工作。

这是一起办结的农民工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欧珠多吉的桌子上放着几份档案袋,他拿起上面的一份档案,给记者讲起了该纠纷的始末。

2017年3月23日中午,该纠纷的受援人王某在拉萨某公司工程处劳动,在从该工地集体伙房打完饭往回走时不小心掉入该工程2米高的电梯井坑里,该电梯井坑周围无任何防护栏杆及警戒标识。

王某受伤后,先后在自治区人民医院、西藏军区总医院、四川省绵阳市骨科医院进行治疗。2017年6月,王某出院。2017年8月,西藏阜康人民医院法医临床鉴定中心鉴定王某受伤等级为“腰1椎体爆裂性骨折致马尾神经损伤双下肢不全瘫伤残等级为六级”,并对王某受伤后误工损失日评为“1095日”。

2017年10月,经拉萨市信访部门转交,自治区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欧珠多吉承办此案。接到此案后,欧珠多吉多次调查取证获知,拉萨市某公司工程是由西藏某公司承包给中交某公司承建,后来中交某公司又将施工项目分包给拉萨某劳务公司,拉萨某劳务公司又将工程外墙贴砖项目违法分包给未取得工程相关资质的自然人于某。

2017年10月底,在多次与上述公司和于某进行协商赔偿无果后,欧珠多吉向拉萨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确认劳动关系。因证据不足,驳回申请。

2017年12月,欧珠多吉向拉萨市城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8年5月,该案一审宣判,判决被告方向原告方王某赔偿残疾赔偿金等各项损失33万余元。宣判后,被告方向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8年6月,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 开庭审理此案,并于7月底做出维持原判的判决。8月,因被告方不履行判决所确定的义务,欧珠多吉向法院提起强制执行,8月底王某拿到了赔偿金。

按理说,王某拿到了赔偿金后,这起纠纷 该结束了。但是欧珠多吉在办完后,又发现该纠纷涉及到王某的子女抚养费和老人的赡养费纠纷。原来,他在查验王某的户口本时发现王某有一个11岁的儿子,家中还有年迈的老人。

“既然王某伤残等级较重,已经失去了劳动能力。那我应该继续为王某提供援助。”根据相关规定,欧珠多吉向拉萨市城关区人民法院提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诉讼。

2018年11月6日,拉萨市城关区人民法院做出判决,11月底被告方上诉,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确定于2019年3月1日开庭。

“这起纠纷快两年时间了。刚一开始,我找了多个部门,由于证据不足等原因,他们不是推诿 是无人理会。后来,欧珠多吉律师为我提供法律援助,谁能会像他这样尽心尽力?”王某说。

“他的热心和认真让我深深感激。”今天,王某把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的送达传票送给欧珠多吉。

这儿还有一起头疼的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这起纠纷受援人李某来自四川在拉萨务工,李某通过58同城接受一起上门维修热水器的订单,不料在维修过程中蒸汽泄露,致使身体烧伤严重。”欧珠多吉说,该案法律关系较为复杂,好的一点是,目前这起纠纷由四川省法律援助中心和自治区法律援助中心实行异地协作。

时间接近10点。欧珠多吉开车同记者一起将3月1日开庭的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的法律援助公函、授权委托书、律师执业证等手续提交给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承办该案的法官,并与承办法官进行简短的案情交流。

在提交后,欧珠多吉同记者一起又赶往位于拉萨市柳悟新区的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西藏分公司。

这是一起机动车责任事故纠纷。2018年5月,受援人赤某被某长安型车辆撞伤后在武警西藏总队医院治疗,西藏阜康人民医院法医临床鉴定中心鉴定为“十级”伤残,误工损失日评定为“180日”。因与肇事方在赔偿事宜上无法达成一致,2019年2月2日,赤某申请法律援助,欧珠多吉承办此案。

在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西藏分公司大厅前台,欧珠多吉向工作人员说明来意后,调取了肇事车辆保险单抄件,确定肇事车辆投保公司,确定肇事车辆所有人的具体信息,这样做主要是避免所列被告错误,减少诉讼成本。

随后,欧珠多吉又到公司理赔部请工作人员在电脑上查询了肇事车辆在事故发生时段有无投保第三者责任险。“如果有第三者责任险,可以进行理赔协商。”欧珠多吉说。

但事实是,这起纠纷肇事车辆所有人没有购买第三者责任险,这样看来,只能走诉讼程序了。走出公司后,欧珠多吉显得不怎么轻松。

目前,正值春节、藏历新年刚过。“这几天还算好点,不是怎么忙,也没有多少人前来咨询。”在返回的路上,欧珠多吉同记者聊了起来。

每年春节、藏历新年临近,这是自治区法律援助中心援助律师最忙碌的时候。前来咨询和申请法律援助的当事人最多,其中农牧民工工资和劳务纠纷、工伤纠纷占大多数。剩下的基本 是离婚纠纷和交通事故纠纷。

“那么你一天最多接受了多少批次法律援助申请,接受了多少人法律咨询?”面对记者的提问,欧珠多吉轻描淡写地说道:“记不请了,有时候当事人在门外排起了长队。”“每年我办结的法律援助案件有80多起,记得接受人数最多的法律咨询是一起群众体性事件,当事人有80多人。”

除此之外,自治区法律援助中心还要承担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的刑事法律援助案件。“不过,这方面法律援助案件不是很多。”欧珠多吉说。

下午刚刚上班,欧珠多吉的办公室门口 来了两个藏族人,他们正在用不确实的目光往门里看。看到这一情形后,欧珠多吉主动请他们进来坐下,询问后拿起其中一位名叫觉巴提供的材料仔细地看了起来。

原来,这是一起民间借贷纠纷。觉巴是出借人,也是原告人。今天他收到了法院的判决书后,因为不识字,不知道判决书上写了什么,也因为找不到被告而一时间犯起了愁。

“你们放心,现在还不用着急,这份判决书目前还没生效,等生效后可以申请强制执行,到那个时候,我可以再帮助你们代写强制执行申请书,如果被告方迟迟不领判决书或者法院无法送达判决书,法院会以公告方式送达。”当欧珠多吉把判决书的内容用藏语解释清楚之后,觉巴脸上的愁容瞬间散了开去。

在他们走后不到几分钟,另一个藏族人来到了办公室。这位叫尼某的藏族人是替他年迈的母亲白某向欧珠多吉送来拉萨市堆龙德庆区人民法院的开庭传票。记者看到,这是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开庭时间是3月8日。

3月1日和8日,作为受援人的法律援助律师,欧珠多吉现在已经有了两起案件等他出庭提供法律服务。

不过,这对于欧珠多吉来说已习惯了。2018年10月,他曾在一周内连续4天为不同法律援助案件出庭提供法律服务。

下午4时30分左右。欧珠多吉的办公室来了两位 殊的“当事人”。66岁的藏族老阿妈斯朗措姆和她19岁的女儿丁增曲西。

对她们二位来讲,欧珠多吉的办公室好像并不陌生。一进门后,老阿妈满面笑容,忙着把背上的布编织袋放到地下,从里面掏出一个四方形的竹筐,里面装满新炸的金黄的卡赛。女儿面带羞怯,手中提着一个暖水瓶,里面装着还冒着酥油花儿的酥油茶。

欧珠多吉先是一怔,随之笑了一笑,接着又看了看记者。在让老阿妈和女儿坐下后,欧珠多吉说:“老阿妈曾是他2017年法律援助过的一位当事人。当时老阿妈是一名环卫工人,在工作中因一起交通肇事受伤。作为老阿妈的法律援助律师,经过他的努力,老阿妈拿到了25万余元的赔偿金。”

“今天和女儿来没有什么, 是过完年,来看看欧珠多吉律师。顺便带来自己做的卡赛和酥油茶。”老阿妈不会说汉语,热情地用藏语同记者聊了起来,并且让记者一定要品尝她们带来的卡赛和酥油茶。可惜的是,记者对藏语也不怎么全懂。

但真诚的感激,是用心能够体会得到。因为欧珠多吉一次的法律援助,老阿妈一直心存感恩。“老阿妈是西藏贡觉县人,家里没有什么亲人,只有她们母女俩。她们在拉萨已经生活了十五年了。”

时间过得飞快,临近下班之际,日喀则市萨迦县的拉巴次仁和他的同伴来到办公室,他们向欧珠多吉咨询说:“他们去年3月份 了一辆货车给那曲市色尼区的人,但至今未收到车款,现在该怎样才能维权。”

欧珠多吉讲解相关法律规定后,为他们代写了起诉状,把拟好的起诉状仔细校对2次后,所有材料整理成2份后交给了他们,并交代了在法院立案时应注意的一些问题。

作为一名80后的硕士研究生,欧珠多吉曾经在西藏拉萨监狱工作过。2014年,他调往自治区法律援助中心。

欧珠多吉说,“在办理援助案件的过程中他深深感到维权的艰难,体会取证时的无助感。因为部分案件不仅存在许多争议点,办案过程也经历一波三折,挫折不断。肩上的责任、承受的压力、受害者期盼的眼神,让人焦虑不安。还好坚持下来了。”

办一起案件,多一份成 。几年来,欧珠多吉通过自身的真诚付出和不懈努力,让每一起受援人的合法权益得到充分的维护。他说:“每次看着受援人感激的目光、会心的微笑、满意而去的身影,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责任编辑:董秀丽

标签:自治区     责任编辑:次仁德吉

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