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 广告联系

藏网_中国西藏最权威的新闻媒体

伊朗和沙特争霸战点燃中东战火 这8个地方沦为角斗场

来源:藏网 作者:藏网小林子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2-16 12:02
摘要:资料图:行驶在也门境内的沙 联军装甲车队。 参考消息网12月1日报道 德国《世界报》网站11月12日发表题为《敌对令中东陷入炮火当中》的报道称,什叶派的保护力量伊朗与逊尼派的沙 阿拉伯王室之间的冲突早已席卷整个中东。它们试图通过政治压力、财政支持和
资料图:行驶在也门境内的沙 联军装甲车队。资料图:行驶在也门境内的沙 联军装甲车队。

 

  参考消息网12月1日报道 德国《世界报》网站11月12日发表题为《敌对令中东陷入炮火当中》的报道称,什叶派的保护力量伊朗与逊尼派的沙 阿拉伯王室之间的冲突早已席卷整个中东。它们试图通过政治压力、财政支持和 战争在不同国家占上风。

  沙 阿拉伯:王室争斗

  沙 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指示新的反腐委员会拘捕了近500人,这事关内政。他希望清除竞争对手,令批评者胆寒。但突袭行动也影响着整个地区,它可能加剧与伊朗即将爆发的冲突。与德黑兰的对抗并不是什么新鲜事——阿拉伯人和波斯人的关系紧张古已有之,宗派冲突也绵亘1400年了。如今伊朗因与民兵组织结盟而在该地区很多国家影响巨大,而沙 则在所有可能的地方与伊朗作对。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先是派沙 军人到也门作战。对伊朗的仇视是他的信念,但对他来说也非常好用——冲突激发了对敌人的恐惧和民族主义热情。这些情绪有利于王储在国内争取民众对他打击本国保守派和反对派的支持,因为前者希望为他的改革以及与伊朗的中东霸主之争扫清道路。

  黎巴嫩:战争一触即发

  在这里,沙 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公然介入。他将逊尼派的黎巴嫩总理哈里里叫到利雅得,强迫他宣布辞职。这一举措的动机是:黎巴嫩真主党武装——伊朗外交政策最重要的工具之一—主导着与哈里里的联盟。眼下哈里里辞职使得与真主党 对抗变得可能。沙 人基本上不可能自己打击真主党,但据称却在敦促以色列这么做。除政治停滞外,贝鲁 也面临一场经济危机——这是爆发内战的土壤。利雅得已经下令所有沙 人离开黎巴嫩。而真主党则将士兵撤出叙利亚,他们也在为战斗作准备。

  叙利亚:杀戮者的胜利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是伊朗最重要的盟友。在叙利亚邻国以色列,伊朗得以为巴勒斯坦的武装分子提供支援,但同时又向黎巴嫩真主党提供现代化武器。叙利亚战争持续了6年,这既包括伊朗无论如何都要维系盟友巴沙尔权力之故,同时也有试图遏制沙 大手笔支援叙利亚反对派以推翻巴沙尔并削弱伊朗的因素。

  如今,巴沙尔的地位逐渐稳固,他的 从溃败的“伊斯兰国”手中夺回大片土地,伊朗距离它通向地中海的陆地通道的旧梦更近了一步。

  巴勒斯坦地区:钱从哪里来?

  沙 人曾一度为巴勒斯坦的哈马斯提供资助,但后者转而对沙 王室构成威胁。于是,沙 人关闭了资金龙头,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立场温和的法塔赫结盟。而伊朗则“趁虚而入”成了哈马斯的新资助人。法塔赫与哈马斯几周前宣布和解。

  接着,阿巴斯被叫到利雅得,他应当是收到了明确指令:不应与哈马斯走得太近。 这样,巴勒斯坦内部各派别达成一致的难度增大了。

  伊拉克:武装组织的竞赛场

  这个两河流域国家对伊朗和沙 来说具有核心意义。在奥巴马从这里撤走最后一批美军士兵后,伊朗人获得了很大影响力,他们所控制的“人民动员军”的实力比伊拉克军队还强,这和伊朗控制的真主党武装在黎巴嫩是最强力量一模一样。

  伊拉克经济掌握在伊朗人手上,很多国会议员也按照德黑兰的指示行事。但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沙 希望将萨德尔(伊拉克最重要的什叶派神职人员之一)等阿拉伯民族主义者拉到自己这边。争夺巴格达的政治斗争还在持续。

  库尔德地区:在自由与崩溃之间

  对沙 人来说,他们是阻止伊朗推进的关键力量之一——伊拉克库尔德人及其领袖马苏德·巴尔扎尼,后者曾打算宣布成立自己的国家,但当伊朗控制的“人民动员军”不断向前推进时,他不得不辞职。如果利雅得成功建立一个独立的库尔德斯坦,这将是对有库尔德少数民族生活的敌对国家——叙利亚、伊拉克、伊朗的一记重创:。

  与此同时,库尔德武装也会削弱土耳其的力量,后者对沙 在逊尼派世界的领导权提出质疑。那将是对安卡拉几周前在沙 王储与卡塔尔爆发冲突时站在多哈一边的“甜蜜报复”。目前华盛顿还在库尔德斯坦问题上遏制着沙 阿拉伯,但沙 王储听从白宫指示的日子还有多久,这可不确定。

  也门:数百万人成为牺牲品

  因为沙 王储的冒险欲望而饱受其害的首先要算是也门人了。当什叶派的胡塞武装在伊朗支持下于2年前推翻得到外部承认的政府时,沙 联合一个国际联盟发动了袭击,目的是让总统阿卜杜拉布·曼苏尔·哈迪重新掌握权力。自那以来,轰炸令成千上万的也门平民丧生,并令国家的基础设施毁于一旦。

  数十万人染上霍乱,而委任合法的政府早已是次要的事情了。据报道称,哈迪目前显然和黎巴嫩前总理哈里里一样被软禁在家。对沙 王储来说,关键首先是战胜胡塞武装,因为他将其视为伊朗的党羽。在胡塞武装(似乎是在伊朗的帮助下)成功以新导弹对沙 首都构成威胁后,沙 人 加强了军事打击。这个贫穷国家的所有港口都遭到封锁。眼下据联合国称当地面临着“几十年来最为严重的饥荒”。

  沙 东部:臣民受到怀疑

  这里生活着沙 什叶派——仅占全国人口15%的被压迫的少数族群。沙 王室视他们为“第五纵队”,歧视他们,甚至在2016年杀害了宗派人士尼米尔。结果是当地反抗不断,直到去年夏天沙 军队完全夺回阿瓦米亚市。利雅得的强硬政策和将伊朗视为死敌的态度,不会给被压迫的什叶派带来什么好消息。政府对他们的猜忌可能会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在没有解放希望的情况下,他们可能会转而投奔伊朗的革命卫队。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或将因此导致自己的国家发生暴动,而不是在其他的地方引发叛乱。(编译/赵涟)

标签:伊朗哈里里利雅得

责任编辑:藏网小林子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1885712713 邮箱:89894440901@qq.com
地址:北京市河南岸国商大厦B-6-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