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网,中国西藏新闻网,西藏信息网,弘扬藏人文化,西藏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XML地图

藏网

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幸福歌声传唱60年

来源:藏网整理 作者:贵桑卓玛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26 06:54
摘要:幸福歌声传唱60年 —纪念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系列综述之一 “雪山啊闪银光,雅鲁藏布江翻波浪。驱散乌云见太阳,幸福的歌声传四方。”歌曲是时代的印迹。一曲《翻身农奴把歌唱》

幸福歌声传唱60年

—纪念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系列综述之一

“雪山啊闪银光,雅鲁藏布江翻波浪。驱散乌云见太阳,幸福的歌声传四方。”歌曲是时代的印迹。一曲《翻身农奴把歌唱》,唱的是西藏60年前发生的一场废奴运动。若说歌曲唱出了当年雪域高原上人们的心声,那么传唱至今,唱的则是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这,是一段不能忘却的历史。

20世纪50年代,当奴隶制、农奴制、黑奴制已为现代文明彻底唾弃之时,西藏却依然处于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统治之下。1959年4月15日,毛主席在第十六次最高国务会议上指出:“西藏的农奴制度, 像我们春秋战国时代那个庄园制度。”

废除封建农奴制度,是西藏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广大西藏人民的迫切愿望。1959年到1961年,西藏那场翻天覆地的伟大革命斗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部分。民主改革结束了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极大地解放了社会生产力,雪域高原迎来了新生。

悲歌:神权与政权合一的制度,必须要改变

“阿爸丹增啊,请你告诉我:没见一粒粮,怎欠千克(计量单位,一克相当于28斤)债?”这首歌,是西藏民族大学退休教师,现年87岁的张元坤老先生听他的学生次仁宗波唱的。民主改革前,这首歌曾流传于林芝一带。歌词里讲述的,是次仁宗波一家的遭遇。

一个青黄不接的春天,为糊口,次仁宗波的阿爸丹增,不得不向农奴主借2克粮食。在借条上按下手印后,次仁宗波的阿爸并没有拿到一粒粮食,而农奴主却还要追债。 这样,利滚利后,次仁宗波家“欠”下了农奴主千克债。

随后,阿爸被追债的农奴主迫害致死。次仁宗波的哥哥悲愤交加,坐在无人的山顶上,唱出这首歌。再后来,次仁宗波的哥哥也被农奴主迫害死,他和妹妹沦落为乞丐。后来,是解放军解救了兄妹俩,并把他们送到内地学习,成为当时西藏工学的学生。

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粗暴践踏农奴尊严,严重侵犯基本人权,根本阻碍西藏社会发展,完全不符合中国和世界进步潮流。

法国旅行家亚历山大·大卫·妮尔上世纪初曾先后5次到西藏及其周边地区考察。她对旧西藏的农奴制有过这样的描述:“在西藏,所有农民都是终身负债的农奴,在他们中间很难找到一个已经还清了债务的人。”“为了维持生计,农奴不得不借钱、借粮、借牲畜,支付高额利息。然而,来年的收获永远还不完高额的利息。”“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他们只好再借,借口粮,借 子。如此下去,年复一年,永无完结,直到死也不能从债务中解脱出来,而这些债务 落到了他儿子的身上,可怜的儿子从一开始, 受到这些祖传债务的压榨,而这些债的起源早已是遥远的过去的事了,他根本不知道这从什么时候说起。”“这些可怜的人们只能永远待在他们贫穷的土地上。他们完全失去了一切人的自由,一年更比一年穷。”

曾任旧西藏地方政府噶伦的阿沛·阿旺晋美亲眼目睹和经历了维系千余年的封建农奴制的最后阶段和它的消亡过程,他曾指出:“我和一些上层开明人士都认为照这样子下去,用不了多久,农奴死光了,贵族也活不成,整个社会 得毁灭。”

旧西藏的农奴制度和宗教制度,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极端,比西欧中世纪的农奴制更残酷、落后。神权与政权合一的制度,必须要改变。

愤歌:被压抑了数百年的灵魂,看到了希望

“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旧社会鞭子抽我身,母亲只会泪淋淋。共产党号召我闹革命,夺过鞭子揍敌人。”在西藏,《唱支山歌给党听》可谓家喻户晓。歌声从深情到悲愤,再到高亢,展现的是西藏人民曾经的苦难,更展现了西藏社会的巨变。

1959年之前的西藏,是占西藏人口不到5%的三大领主的香巴拉,却是占西藏人口95%以上的各族人民的活地狱。

隆子县觉拉乡年扎村索朗多吉老阿爸今年70岁。5、6岁时,他 给当地农奴主放羊。由于人小,加上饥饿,他跑不过羊。若是羊比他先回家,农奴主 会用鞭子或者麻醉草抽他,阿爸阿妈含泪看着他挨打,一句求饶的话也不敢说。

1956年,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后,党中央根据当时的情况,明确提出西藏6年之内不进行民主改革的方针,届时视情还可以推迟。但西藏反动上层是不愿改变的,1959年3月,西藏反动上层发动全面武装叛乱。为维护祖国统一,在党中央领导下,解放军迅速平息叛乱。

叛乱不得人心,被压抑了数百年的灵魂,看到了希望。平叛得到西藏各族人民的全力支持。

巴青县林场工人布德,被叛乱者挖去双眼,也没有泄露重要的军事情报;山南上层爱国人士嘎炯·次仁顿珠,庄园被叛乱者烧毁,儿子被杀害,面对威胁,他坚定地同解放军站在一起。

当雄县公塘乡拉根村的罗觉老阿爸,也是千千万万名支持解放军平叛的西藏人民中的一员。当年,他作为一名支前民工,赶着马车往前线运送弹药,从火线上抢运伤员。

西藏公学的学子纷纷请战,有2100余人回到西藏,本文开头所述的次仁宗波也在其中。这批翻身农奴出身的学子中,有人参加了人民解放军,牺牲在平叛战场上;有人投入轰轰烈烈的民主改革中,为西藏自治区的成立贡献力量。

根据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边平叛边改革”的总方针,3年的时间里,把西藏地方政府的土地分给翻身农奴,废除了压在农奴头上的债务、乌拉差役,废除了封建贵族的一切 权,广大西藏人民的人权从此有了保障。

随着西藏百万农奴的解放,这股春风也吹到了地处偏远的年扎村,索朗多吉家分到了1亩地,1头牛和2只羊,他们家彻底摆脱了农奴主压迫,从此有了做人的尊严。

颂歌:砸掉了身上沉重的枷锁,一心跟党走

“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毛主席 是那金色的太阳。多么温暖、多么慈祥,把我们农奴的心儿照亮。我们迈步走在社会主义幸福的大道上。”西藏人民的心里是明白的,谁才是真正为各族人民前途命运着想?谁才能把西藏带到更加美好的明天?几十年前,这首《北京的金山上》,曾唱遍雪域大地。歌里唱的,是西藏各族人民翻身得解放之后的喜悦和一心跟党走的决心。

民主改革后,西藏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时代变革,民歌的风格也发生了变化,以高亢、热烈的调子,以直白、朴素的情感,反映新时代的内容和风格。民主改革之后的新民歌,也是新时代的宣言,新长征的号角,鼓舞人们前进,推动人民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去夺取新的更大的胜利。

砸掉了身上沉重的枷锁,怎不激动万分?怎不决心跟党走?

张国华将军的女儿张小康所著的《雪域长歌》中写到:在南木林县,当烧掉乌拉差役、地租以及高利贷等用于压迫剥削的字据后,这些昔日的受苦人唱呀、跳呀,天都黑了也不尽兴。多角乡萨隆村,有个人分了一间四面有玻璃的房子。睡在软垫上,一夜未眠,天快亮时,他把被子铺地上才睡着。

次仁拉姆生下来 是朗生,12岁时从隆子县被 到乃东县,从此再也没见过阿爸阿妈。民主改革开始后,她第一次见到了解放军和工作组。“他们衣着朴素整洁,说话和气,哪里像坏人?”次仁拉姆平生第一次吃上了白米饭,第一次听到“平等、自由、当家作主”这些词, 像甘甜的清流注入次仁拉姆的心田,也注入所有像次仁拉姆一样受苦人的心里。

翻身农奴从内心感激共产党,感激解放军。民主改革后,各族群众家里都挂上了毛主席像。时至今日,在广大农牧区,在群众家里的墙上,仍然能够见到当年的国家领导人像。

从此,家中挂领袖像,成为西藏各族群众的传统。

歌声传唱60年。60多年来,西藏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逐步探索出具有中国 色、西藏 点的发展路子,一个传统与现代交相辉映的新西藏,已经呈现在世人面前。

责任编辑:扎西卓玛

标签:西藏     责任编辑:贵桑卓玛

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