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网,中国西藏新闻网,西藏信息网,弘扬藏人文化,西藏新闻门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XML地图

藏网

【最美民航人】民航空管系统援藏管制员陶凌

来源:藏网整理 作者:明玛卓玛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2-08 06:38
摘要:梦想绽放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记民航空管系统援藏管制员陶凌 从上海到西藏,陶凌跨越了近3000公里的直线距离,克服了超过4000米的平均海拔高度差,成为一名援藏的上海空管干部。神

梦想绽放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记民航空管系统援藏管制员陶凌

从上海到西藏,陶凌跨越了近3000公里的直线距离,克服了超过4000米的平均海拔高度差,成为一名援藏的上海空管干部。神秘的西藏为何吸引他?也许是因为,对 管制员来说,西藏是一个离天空、离日夜指挥的 雄鹰最近的地方。

今年,陶凌被评为“民航西藏区局优秀党员”。他 别自豪,这是对他3年援藏工作 的认可。在区域管制室的管制员席位上,贴着陶凌为大伙儿制定的“管制操作规范自查”六条:一看(看冲突情况),二做(做调配预案),三发(发管制指令),四听(听机组复诵),五点(点指令高度),六填(填写进程单)。这是陶凌为西藏带来的一点儿小贡献。一代又一代的民航援藏干部们,正在用他们微小的力量改变着这里。今年3月,民航西藏区局 地来到北京,向民航空管局表示感谢,感谢全国援藏的空管人才“授人以渔”。

追逐梦想的“工作狂”

陶凌本来的梦想是当一名飞行员,但由于身体条件限制,未能 驾驶飞机翱翔蓝天,而是拿起了 交通的“指挥话筒”。2009年,他从中国民航飞行学院 交通管理学院毕业后,成为了民航华东空管局的一名空管员。

近年来,民航空管系统不断组织全国人才力量援藏,一批又一批援藏干部为西藏的民航事业带来了巨大帮助。援藏一直是陶凌的梦想。2013年5月20日,陶凌收到了民航局在全国范围内招收援藏空管人员的报名通知。但5月25日是他的婚礼,9月又是妻子的预产期,新婚的妻子怎么舍得他离开?在梦想与家庭之间,陶凌选择了家庭。

转眼到了2015年,又一次报名机会来了。在报名截止日期的前一晚,陶凌与妻子彻夜长谈,决定再试一次。最终,陶凌如愿以偿被选中。出发当天的早上,华东空管局专门为他举办了欢送会。“我的妻子、父母、爷爷、奶奶全都来了。”陶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因为我是全上海第一位援藏管制员。”

2016年8月2日,陶凌正式加入民航西藏区局航行气象处区域管制室。由于西藏地形复杂,气候条件 殊,空管人员目前依然采用程序管制的传统方法。这 方法依靠飞行员向管制员主动报告信息,管制员再对各个航班信息进行手动计算和安排。而在我国其他地区,空管人员基本都已经开始使用更为智能的雷达管制方法,航班信息在电子屏幕上一目了然。“但是程序管制是我们的老本行,老本行可不能丢”。刚来不久,陶凌 凭借过硬的业务能力竞聘成了带班主任。

接受采访的这一天,他刚刚结束凌晨1时的值班,却依然神采奕奕,眼睛里闪着光。管制员每天分为早、中、晚3班,但陶凌却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儿。即使不当班,他也会一直在工作台边盯着看。他说自己有点“工作狂”。“反正休息的时候一个人也没事干,他们有些年轻人谈恋爱想跟我换班,我很乐意,成人之美嘛。”陶凌笑着说。

只要安全保证了,其他事儿都好办!

陶凌带领的班组叫作雷达实验班组,一共有4个人,这是陶凌的一块“试验田”。班组里有他收的两个徒弟,“说实话,我的很多内地管制理念不一定被这里的成熟管制员认同,但是新人是一张白纸,如果他们能够学进去,等我离开西藏了,这 新理念也能够传承给以后的管制员”。新的技术和新的理念正是这些援藏干部为西藏区局带来的变化。陶凌对自己的徒弟非常严厉。“有一次我把一个小女生都给说哭了。”他说,“但是我很希望他们能够倾注全部热情,像我当初一样,空闲的时候会反复看录像、进行沙盘分析,真的是痴迷。”

尼玛多吉,一位藏族小伙儿,正是陶凌口中“不太好改变的成熟管制员”。陶凌有时会建议他怎样做更好,但多吉似乎没听进去。“但是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说‘以后你也像骂你的徒弟一样骂骂我吧’”。那是陶凌非常感动的时刻,私下里两人也成了好朋友,陶凌亲切地叫他“多多”。

说起与自己同一批来援藏的同事们,陶凌口中一直在重复着“我们关系 别 别好”。他说在上海,因为同事太多了,很多人可能都不认识,或是关系很平淡。可是这3年时间,14位援藏干部从祖国各地汇聚到同一个地方,生活变得简单了,同事们在一起的时间也更长了。“以前我们住老楼,单间没有厨房, 在走廊上架个小炉子做饭,然后吆喝一声‘吃饭了’,大家 都从房间探出头来。”现在,在西藏区局党委的支持下,援藏干部们搬到了条件更好的新楼,有了厨房,大家今天这家,明天那家地“搭伙吃饭”。陶凌觉得自己变懒了,“刚来的时候还比较新鲜,我经常约大家出去爬山,现在休息下来 喜欢在家做饭”。

这个时候的他,跟工作中眉头紧蹙、一脸严肃的样子完全不一样,生活中的他很喜欢笑,看得出来他是个开朗阳光的大男孩,同事们都觉得他是个性格很“分裂”的人,但陶凌的严肃正是来源于对工作的敬畏。管制员要求有十分专注的注意力,飞行安全掌握在他们手中,“在岗1分钟,安全60秒”是他们的格言。在西藏这块格外重要的土地上,他深知安全的重要性。“只要工作安全保证了,私下什么事儿都好办!”

带女儿来西藏是最大的梦想

离开上海时,陶凌的女儿还不到3岁,自己出去“闯荡一番”的梦想,确实需要家人的成全和支持。白天笑笑闹闹,晚上独在异乡孤枕难眠,谁不会陷入乡愁呢?刚来的那段时间,陶凌每天都要和家里通电话,听听妻子、女儿的声音。

西藏区局对于援藏干部给予了最大的关心和理解,会将他们航线实习等出差的目的地都安排在家乡,这样他们 能够多回家一次。陶凌每年还有两次休假的机会,但他都会集中在一起回家,“因为待在家里是根本不会舍得离开的”。女儿最常问的一句话 是“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还有一个月”。“爸爸,一个月是多久啊?”“ 是4个礼拜”。“那4个礼拜又是多久啊?”孩子这么天真的问题,任何一个父亲心里都不好受。“所以时间长了,我 不轻易给女儿承诺,我怕她会失望。。。。。。”他每次回家都会给女儿带礼物,上一次他送给女儿一个电话手表,女儿对他说:“爸爸,不管你送什么礼物给我,我都喜欢!”这是一个幼儿园中班的孩子说出来的话,懂事得令人心疼。

2017年春节,陶凌值班没有回家,今年过年他可能还回不去。但是,好在离陶凌回家的日子不远了。2019年7月,他为期3年的援藏工作即将结束。他的女儿又问他:“爸爸,下一次我放暑假你回来,是不是 再也不用去西藏了?”陶凌很担心女儿因此不喜欢西藏这个地方,其实,他最大的梦想 是等女儿长大了,带她来西藏。“毕竟这是她的爸爸曾经工作过的地方”。

说到家庭,陶凌明显不如讲工作时那么开心和激动了,发光的眼睛里多了一丝愧疚,但在他看来,“我们来援藏真的不辛苦,我们是有期限的,在西藏工作的同事们,才是真的辛苦”。记者在西藏区局采访的几日,发现身边几乎一半工作人员都来自其他省份,他们要一直待在这个气候极端、条件艰苦的地方,与家人的分离是几十年,甚至是大半生。但是,他们最初选择了来西藏, 做好了面对孤独、面对艰苦的准备,因为保卫这里、建设这里,足以支撑他们和他们的家人打败孤独与分离。

陶凌一遍遍地赞扬着在藏工作的同事们传承着“老西藏精神”。如今,在日喀则航站工作的朱西川已经是陶凌女儿的“干爸”了,中秋节、端午节时,即使这位好友不在家,陶凌也经常去和他的父母、兄弟姐妹一起过节。他们是真正的一家人。

陶凌带着记者来到了拉萨机场的塔台,这里可以对机场一览无余。对面是苍凉壮观的群山,是百转千回的雅鲁藏布江,是陶凌4年前第一次来西藏时,在飞机上看到的景象。夕阳西下,陶凌的影子拉得很长,他仰头看着一架架起飞降落的航班,背影是坚定的。而在空管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援藏工作的通知》的背景下,还将会有一个又一个的“陶凌”来到这里。(《中国民航报》、中国民航网 记者赵丹)

标签:西藏     责任编辑:明玛卓玛

上一篇:刘琳:一个感动那曲的援藏干部

下一篇:没有了

藏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8 西藏新闻网www.TibetRadio.cn

藏网既中国西藏新闻网发布与西藏相关的新闻以及最新趣事,西藏旅游新闻,西藏风俗人情及藏人文化,做世界了解西藏的桥梁。